立即捐款
ads

馮世傑

計量金融系二年級 網誌

社運

七一公民抗命:沒有坐下去,但始終陪着──在旁支援者所感

廣告

廣告

【在閱讀文章前,我必須強調,因為家人反對,筆者並沒有在七一當日留守遮打道,但仍然全力支援被捕的公民抗命勇士。因為我相信為社會,為對的事,去犯法,不僅是沒有罪,更是值得嘉許。畢竟,香港的情況如此,實在令人擔心。】
 
七一遊行,五十一萬人上街遊行梁振英政府,這一欣然接受白皮書、公然把人民的土地──新界東北送往大財團、視佔中公投為普選民意調查的不義政權。風雨烈日、警察無理阻撓沒有停止我們的步伐,因為我們踏出的每一步,不單是為了前進、完成遊行,這更是追求公義的腳步。我們要用雙足告訴他們,我們已經忍夠了,必須用行動進行反抗。

用腳步,真的足夠了嗎?
  
五十一萬的人,不以難得的假日好好休息,反而堅持走出來,着實教人感動。然而,只單純的和平抗爭真的足夠嗎?我們走上街、高呼訴求,可有得到政府的回應?
  
港視十二萬人集會,現在港人有權選擇自己的電視頻道嗎?(註一)東北諮詢,五萬的反對書,逼爆政府總部的集會,前期撥款不也是通過了嗎?和平佔中八十萬的公投數字,官員眼中,不也是普通不過的民意調查嗎,他們可有停止聲稱公民提名不可能、不合法?
  
面對妄顧民意、否定民主的政府,他們的權力太大,我們真的束手無策了。不斷的制度暴力,扼殺了我們的生活空間。我們想反抗、想捍衛自己的價值、自由,然而,力量太小的我們卻不斷遭到打壓。合法的途徑走盡了,所以,我們選擇公民抗命。

留守遮打道:「為何要迫我們犯法?」
  
當晚,我沒有在遮打道,回去了會室當支援角色,也是因為翌日有考試。夜深一兩點,和數個莊員看着直播。留守遮打道的集會一直保持和平,台上的學聯代表一直堅持,要以和平、非暴力為最高原則。行動者也坐在地上,偶而喊幾句口號。和平集會,是因為我們相信,有權表達意見,但絕不能以傷害別人、破壞公物的方式進行。我們犯法,是因為這個政權的不義、制度的不公迫使,但絕無意破壞社會安寧。
  
凌晨兩時許,警察舉起黃旗,宣佈留守至八時的和平集會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屬違法,可能破壞社會安寧。接着拉走大台前的人縺,開始拘捕大台上的學聯代表。接着就是不斷的清場行動,要求記者離開,以扭頸、打面等方式的暴力清場。示威者為香港,為社會敢而犯法,身為香港市民的警察卻視其為敵,以拳頭強行清場。看到這裹,不禁感歎:香港已不是那擁護法治、愛好公義的東方之珠了。

沒有坐下去,但始終陪着
  
四時許,示威者就陸續送往黃竹坑警校,以暴力清場、一車車能載數十人的旅遊巴運往警校。在上莊的提醒下,我和其他莊員乘的士前往黃竹坑警校聲援。

我希望他們入去時,知道儘管我們沒有坐下去,我們是絕對支持公民抗命的行動的。說真的,沒坐下去至今仍有點罪惡感,放不下,畢竟這是一場爭取民主、自由的戰鬥。每想起,仍怪責自己沒有這份勇氣。
  
不過儘管如此,我相信,我們支援的仍然重要。因為我們令更多人知道這事,令更多人了解這場公民抗命。我們沒坐下去,但始終在外面陪着。
  
清晨八時,自己回到了中環。八時,警察依然未能清場,在場者鼓掌致敬,留守成功。那一刻,十分感動。因為留守運動的成功,是證明着,爭取民主運動,是廣受大眾認同,大家是支持這場行動的。

這只是公民抗命的第一波
  
學界留守是公民抗命的第一步,是為了展現給政府,若推出有篩選的假普選,就必定有更多更多波的抗命,而香港人是支持的。我不敢說這次行動已經迫使政府重視民意,但我絕對相信,這次的抗命是學界發起,下次的是發起的將會是更多更多的香港市民!若政府不正視民意、於政改加入公民提名,下次的就必然是全民運動。
  
最後,看到學聯製作的留守行動片段,很感動。尤其是很一句,「點解,要好似罪犯咁,迫我犯法啊?」,正是我們面對寵大政府,卻堅持「雞蛋撞高牆」的寫照。聽罷,不禁潸然流淚。
  
至今,依然相信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

中大學生會幹事
馮世傑
二零一四年七月五日(七月七日修訂)

註一:
說到這裏,政府電視頻道的諮詢再度展開,截止日期為七月十七日:
郵寄: 香港灣仔皇后大道東213號胡忠大廈20樓通訊事務管理局
傳真: (852) 2507 2219
電郵: [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