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真的要立即建第三條跑道嗎?

廣告
真的要立即建第三條跑道嗎?

廣告

機場第三條跑道環境評估報告公眾諮詢剛結束,不過社會輿論焦點都放在政改和反佔中上,第三條跑道好像是政府與環保團體之間的角力,討論不算熱烈。不過要小心一不留神,這個基建發展很可能會變成「高鐵翻版」。

在反對興建第三條跑道的各種理據中,有一個很重要的考量:究竟香港是否必需立即興建第三條跑道?

機場管理局說,因航空業增長,機場快要飽和,所以必須建第三跑道應付。但反對者指出,當年興建赤臘角機場是以預計2040年的人流及貨運量等設計,亦預留了空間來擴充機場設施。以客流量為例,當年設計容量是8,700萬人次,2013年實際客運數字是5,990萬,現時只佔69%,算不上飽和,現時航班載客量更比當年設計時低得多,只有61%。反對者認為機管局為了做好「業績」,連來往三、四線城市的低載客量「細機」都來者不拒,令平均乘客量下降,造成客流量未到設計水平但跑道似乎飽和的怪現象。

近年政府大力推動基建發展,卻問題多多,屢屢予人急於將「大白象」工程「強行上馬」,漠視市民的訴求和疑慮之感。機場管理局實在有必要就公眾對其數據的質疑作出澄清,並提出更有力的實質證據來證明興建第三跑道事在必行。

倘若機場提早「飽和」是因為機管局管理不善的話,當局就應該對症下藥,先改善內部情況,提升航機載客量或減少短途航線,而非增加硬件設施,治標不治本,白花2000億元公帑。

關鍵:香港未來航空及物流業的發展

2040年後需要第三跑道與否,其實涉及一些關鍵問題:未來香港的航空及物流業會如何發展?在大中華區以至全球的定位如何?

假若配合香港的未來發展,機場於2040年後真的不勝負荷,不得不多建一條跑道的話,那麼機管局在改善其內部管理的同時,亦應該爭取時間及早協商其他方案,盡力將工程對環境的影響減到最低,在發展和保育之間取個平衡。眾所周知,填海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無法修復,填海建第三跑道會破壞「原居民」中華白海豚的棲息地,若安排得當,牠們或許能暫居/移居到其他地方 (如台灣) 繼續繁衍;不然,牠們很可能無法生存。工程所付出的代價很大,因此當局必需審慎考慮,及早作長遠規劃。

擴建機場並非一朝一夕可完成,若後知後覺,等到一日跑道真的飽和才急急開展工程的話,恐怕香港會失去現有優勢,被鄰近的城市追過,工程成本亦只會有增無減。

回顧當年發展赤臘角機場,社會亦有不少反對聲音。但新機場建成後,大大提升香港的競爭力,現在已甚少人質疑當年興建新機場的決定。始終第三跑道費用涉及公帑龐大,又嚴重影響鄰近環境,當局的決定必須真的「有根有據」,安排恰當,才能解除公眾對這疑似「大白象」工程的疑慮。

(圖片來源:香港國際機場網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