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脫北者關注組

脫北者關注組(North Korean Defectors Concern)由一群香港人組成,於2012年6月成立。脫北者關注組的成立旨在提高香港人對北韓人權和脫北者的關注,及要求中國政府停止遣返脫北者。脫北者是逃離北韓的難民,大部分脫北者經中國逃到其他國家,但中國當局逮捕及遣返他們到北韓。當脫北者回到北韓後,會被北韓政府囚禁、虐待或處決。中國政府的舉措違反《1951年聯合國難民公約》。脫北者關注組希望來自香港、中國和南韓的市民能聯手合作,改善北韓人的生活。 網誌

國際

煉獄中的煉獄 — 北韓集中營

煉獄中的煉獄 — 北韓集中營
廣告

廣告

「起重機」,「飛機」,「電單車」等一個個平淡無奇的名詞,在北韓各地卻是一種種慘絕人寰的酷刑

20wf02pt
鴿子刑

北韓的政治犯集中營相信建立於二十世紀五十年代末,管理方式則參考自蘇俄時代的古拉格模式,一般用來囚禁一些持有不同政見的反對派,如反社會主義人仕或一些宗教人士,但後來被捕人數不斷增加,越來越多與政治無關的人被捕,如在韓戰後回國的日籍韓裔人士,被遣返的脫北者,甚至洩露如領導人私人生活等「國家機密」的人。加上集中營實行「連坐制」即只要一人被捕其家人祖孫三代不論年齡都會被牽連受害,近年最知名的例子就是金正恩姑丈張成澤的親屬被大規模肅清,所以在北韓各個集中營總共關押了十二萬人以上。

根據二零一二年的一項調查發現北韓被捕人士中大部份都不會被告知其罪名,其親友更不會被通知被捕人士的去向,被北韓國家保衛部或北韓社會安全部捉走後就如同在社會中消失了一樣,加上以政治敏感的為由當局都會繞過司法系統,把「疑犯」先送入各地的「拘留場」再作審訊。

在審訊的時候各式各樣的酷刑都會被使用,如毆打,不准睡覺,減少糧食配給等比較「普通」的刑罰外,「水刑」或以長針刺入手指甲等不人道的酷刑層出不窮,其中最為可怕的當數「鴿子刑」,「起重機」,「飛機」,「電單車」等一些用人體模仿死物的刑法,曾經有受害者經過十個月折磨後瘦了三十公斤,受刑者經歷這些比死更難受的刑罰後都無奈承認一切強加的罪名。他們被迫認罪後,如果不是立即處決,將會被移送到各地收容政治犯的刑地──「管理所」繼續服刑,當中大部分人會被送入「管理所」的「完全統制區域」勞役致死,只有小部分人送入「管理所」的「革命化區域」受「教育改造」後有機會被釋放,雖說有被釋放機會,但要在「管理所」服刑之後仍活著離開一點也不容易。

首先,每天要受「懲罰勞動」十小時,但當達不到官員所定下的生產目標的時候就會被扣減本來已是不足的糧食,所以囚犯營養不良是一個普遍現象,囚犯們都會用盡各種方法去捕捉老鼠,蜥蝪,昆蟲等去回復強制勞動所失去的體力。惡劣的氣候也是一個足以致命的威脅,因為官方所分配的衣物根本不足應付北韓冬天的嚴寒,所以一些負責運送屍體去殮葬的囚犯都會無奈地把屍體上有用的衣服取走用來保暖,可惜不是每一個囚犯都「幸運地」獲分派到殮葬工作,所以每年的冬季至初春都會有大量囚犯抵禦不到攝氏零下十幾度或以下的氣溫而死去。除了飢荒與嚴冬外,工作意外和保安人員的酷刑都是囚犯的死亡原因,因為集中營的醫療設備不足,衛生環境惡劣,一經嚴重受傷其死亡率極高,在二零零五年的一至六月的半年內在平安南道的甑山教化所就死了三千七百二十一人。公開處決亦是每一個受刑者必要出席的活動,以九歲進入十五號耀德「管理所」的姜哲煥為例,他十五歲成年(集中營成年的標準)的時候就要到刑場出席觀看公開處決,從他十五歲到十九歲獲釋的四年內就已經要出席十五次之多,其中被處決者絕大多為嘗試逃走但失敗被捉回的囚犯,可見強迫出席公開處決是一種心理震懾,使各人安安分分地留在營中直至死亡一刻都不要作出任何反抗。

以上所述的北韓政治犯集中營的情況只是他們苦況的冰山一角,所以本組會在八月二十二日起一連三日與「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加上韓國組織「北韓戰略中心」合作舉辦第二屆「北韓人權電影節」,屆時將會邀請兩名曾在集中營服刑,後來成功脫北的脫北者來到舉行講座,以第一身的經歷向港人揭露北韓當局一直矢口否認存在的集中營的悲慘狀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