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山中

策略家。高臥於山中作《梁甫吟》,是為名。 《山中雜記》:montwithin.wordpress.com Twitter:@montwithin 網誌

國際

俄羅斯的困境

俄羅斯的困境
廣告

廣告

圖為編輯所加

加拿大環球郵報和CBC分別刊登兩篇針對普京的分析。前者指普京在烏克蘭的問題上已經封死了自己的退路,後者則指普京拒絕承認烏東武裝分子擊落馬航其實是在爲自己捅婁子。我們可以認爲西方媒體對俄羅斯會有一定的偏見,可以暫時不管誰擊落馬航這個問題,即使如此,這兩篇文章的論點也不會改變,它們正正指出了問題所在。

三月份爆發克里米亞危機的時候,我已經說過,與其吸納克里米亞成爲俄羅斯的領地,退一步讓它保持獨立,但實際上確是納入了俄羅斯的勢力範圍;或者讓它留在烏克蘭,但提升它自治區的權能,並讓烏克蘭簽訂保護俄羅斯與俄羅斯人利益的條約,這樣反而對俄羅斯有利。因爲衹要俄羅斯吸納克里米亞,這個問題就不會有終結之日,普京也不可能突然放棄危機發生以來「保護俄羅斯人」的政治宣言,衹要他稍一退讓,他就會被視爲出賣「烏東受壓迫的俄羅斯人」,他的政治地位將爲受動搖。

問題就膠著在這裏。烏克蘭在克里米亞之後更不可能放任烏東不管,而俄羅斯又不能抽身而退,雙方根本就沒有達成協定的可能。換了是一百年前,俄羅斯與西方國家早已經開戰了,而在這樣的情況下,除了戰爭之外,沒有其他行動能取得決定性的成果。現在的國際秩序雖然不能阻止一切戰爭,尤其是國家與非國家組織間的戰爭,但它有一定能力對阻止國與國之間的衝突,因爲這是當初制度設計的目的。加上雙方都擁有核武,沒有人會貿然冒這個險。

再者,假如真的想開戰,雙方所下的注碼並不對等;西方戰敗最多是失去烏克蘭一隻棋子,俄羅斯戰敗就有可能失去整個政權,所以俄方發動戰爭的機會很微。雖然注碼較低,西方也不會希望出現戰爭,因爲它們沒有必勝的把握,也不必要爲烏克蘭承擔戰爭的代價。既然雙方都不能作出決定行的行動,這場角力就會成爲經濟和外交–大戰略層面上的消耗戰,而這場消耗戰對西方有利,因爲俄羅斯經濟依賴天然資源的出口,而歐洲是它的最大市場。

如果說歐洲同樣需要俄羅斯的天然氣,而這是俄羅斯目前唯一的籌碼,限制天然氣出口這一招的邊際效益必然會不斷遞減。首先,這一著全世界都能看得見,任何稍微有點頭腦的人都可以對此作準備。歐洲可以存儲更多天然氣,開發節能技術,開發歐洲的頁岩氣等等去應付,這些措施都會對歐洲長遠的經濟發展有利。第二,俄羅斯減少出口,或許它能展示一時的壓力,但減少出口就同時代表收入減少,也就代表俄羅斯不能投入同樣規模的收益去發展經濟。

雖然中俄簽訂了天然氣協議,但那管道等設施還沒有建成,遠水救不了近火。換言之,這場衝突持續下去,俄羅斯的行動自由會變得越來越少,到它不能彈動時,它就可能要就範。假如普京當初趁西方在克里米亞問題上反應不過來,自己掌握主導權時確定成果,他就可以以勝利者姿態結束戰鬥,避免今天的殘局。時機一過就不會回來,現在主導權就落在西方手上,除非出現意想不到的事件,這個劣勢將難以突破。如果西方逼得太緊,俄羅斯會有什麽行動我們不得而知,逼它吐回克里米亞就會讓它顔面掃地,又會引發新一波危機。

不管怎樣,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未來的世界將會越來越危險。

原文載於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