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貓口失蹤事件

廣告
貓口失蹤事件

廣告

非愛貓人士可能不知道。 香港幾乎每一區都有很固定的幾個獨立貓義工,他們除了定時餵飼及照顧當區的貓隻,主要工作是帶貓咪到SPCA 或其他機構進行絕育,然後剪去耳朵一小角作「已絕育」的標記。 這是一個很好的貓口控制計劃,也鼓勵人畜共融。 這些熱心義工,對其「管轄」範圍的貓隻可謂瞭如指掌,名字、年紀、身體狀況、數量都有紀錄。 如幾日見不到某某出現,自會憂心如焚。 當然,生於街上的貓咪是危機四伏的,遭遇意外不足為奇,但「人間蒸發」卻是少見的。

過去兩年,很多港島區的貓義工都經歷了「貓口離奇失蹤事件」,由起初的兩三隻,到十數隻。當此現象重複出現,甚至變本加厲,大家就知道這不可能是意外或偶然了。然後再由由西區到中區到香港仔蔓延至北角,受害貓隻數以百計。

期間,很多義工都有報警求助,但從沒有一次成功令到警方「開file」調查。
這是可以理解的,說「人口失蹤」我們即刻明白,但「貓口失蹤」又是甚麼一回事?貓咪固然沒有身份證,即使這些絕了育的貓咪有植入愛協的晶片,但在街 上生活,嚴格來說也不屬於任何人,連lost property也算不上,最重要是無法確認他們「已失蹤」,於是,警方有很強的理據「視若無睹」。

但其實貓義工們早已鎖定了「疑犯目標」,一直以來超過幾十名義工都在跟蹤一位的士司機王澤能先生。 最後亦於上月被發現藏有幾隻街貓並涉嫌虐待貓隻被捕,現保釋候查。

事件的重點是,王澤能事件已經不是一件個別的虐待個案,而是一件跨區的連環刑事罪行。 究竟數百隻街貓被捉到哪裡?作甚麼犯罪用途?疑犯有多少同黨?背後是否有組織有系統的被操控?如果貓隻如我們估計是從水路運返大陸作食用,貓隻在轉售過程 中又是否涉及其他隱藏的罪行? 這是否已經值得警方成立「專案小組」去調查?

歸根究底,香港這個社會依然停留在「畜生吧,不用小題大做呀!」的心態,我說了一萬次虐畜是刑事,但警方又何曾用處理刑事罪行的態度視之?

組建動物警察,是唯一出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