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新聞標題告訴你的「真相」— 金賢重涉嫌打女友?

廣告
新聞標題告訴你的「真相」— 金賢重涉嫌打女友?

廣告

圖:蘋果日報

真相和「真相」

房祖名和柯震東吸毒事件震驚中港台,但最引爭議的是,柯震東在北京中央電視台,面對千千萬萬甚至過億的觀眾,聲淚俱下的公開懺悔。王慧麟先生在香港明報撰文,就幾方面討論公開懺悔,其中提及甚麼是真相:「公眾透過疑犯的認罪過程,相信已找到了事實的真相……問題是公開的過程,是不是就能看見真相,抑或是疑犯不自願情況下被逼道出的對白?」。

柯震東的公開懺悔,令事件很快「真相大白」,另一個可以被「公審」的目標,又馬上出現,他是韓流歌手演員金賢重。公眾網民應該很高興吧,可以再摩拳擦掌。那麼就談談金賢重事件的真相,和偏離事實真相的「真相」吧。

或者你會說,「我不追韓劇,又不是他的粉絲,金賢重事件的真相,與我無關。」

無關?我們有和平佔中,他們就弄個反佔中簽名運動,大打公關戰輿論戰,所以,在這決定性時刻,傳媒角色更形重要。可惜傳媒不是相繼折腰,就是被滅聲,留下的,還有多少可以挺起腰板說實話真相?從梁振英主政開始,我們已進入文宣戰的時代,了解金賢重事件的真相與「真相」,或者有助我們在這風高浪急的文宣戰中,保持清醒。

金賢重涉嫌打女友?

8月22日傳媒報導,金賢重的前女友(下稱女方)到警署報案,說金賢重傷害她身體,並提供她的驗傷報告及証明兩人關係的資料。事件不單震撼韓國,更在華語區、亞洲、歐洲中東、美國及南美多國,引起很大迴響。

同日警方發表聲明,強調金賢重尚未列為被告被起訴,因只有前女友一方的口供,要傳召金賢重進行調查後,才能確定女方口供是否屬實,才能決定金賢重所涉嫌疑是否成立。

翌日,金賢重經理人公司發表聲明,稱女方所說失實。公司的聲明和女方的,主要有兩點分岐:(1)是否刻意習慣性施暴:女方稱近兩月有數次,而經理人公司稱僅一次,兩人因口角發生過一次肢體衝突,絕非刻意習慣性施暴(2)前女友肋骨斷裂的原因:女方稱因金賢重拳打腳踢造成,但經理人公司稱是兩人開玩笑打鬧時,不小心受傷造成,翌日女方身體亦毫無異狀。

金賢重還未到警署協助調查,還未被起訴,更沒有公開懺悔,而即使在調查後,警方決定起訴金賢重的話,仍有待法庭判決是否有罪,根據「無罪假定」(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金賢重仍是無罪。但消息一傳出,公眾網民,幾乎眾口一詞,口諸筆伐說金賢重巳由花男變成暴男,女方的說話成為「真相」,而建構這「真相」的,是傳媒!公眾輿論網民缺乏資訊批判能力,一面倒的「公審」,令人嘆息,但身為社會第四權的傳媒,報導失實誤導,未審先判,向公眾提供一些偏離事實真相的「真相」,更令人失望不滿。

為甚麼傳媒可以令公眾輿論一面倒?答案之一,是新聞標題。

標題告訴你的「真相」

現代人生活繁忙,讀新聞許多時只讀標題,對事件的理解,大部份來自標題,所以聚焦分析金賢重事件報導的標題,了解媒體的操作技倆。因篇幅所限,只選22-27/8的報導標題。 從google和yahoo 的搜索,中港台韓國的報導有100多宗,不同的標題,呈現不同的「真相」;稍貼近事件真相的標題,寥寥可數,大部份的標題,都是偏離真相的「真相」,分析顯示傳媒的標題運用,犯了以下「三宗罪」。

「第一宗罪」: 無視「無罪假定」,將未証實的女方指控報導成「真相」
報導中,不少標題略去「涉嫌」兩字,如「金賢重施暴兩月 女友斷肋骨」(東方日報22/8),標題告訴你的「真相」,是金賢重向女方施暴,巳證據確鑿並罪名成立,但事實上,警方尚未調查,亦未決定是否起訴。

略去「涉嫌」兩字,加上採用女方單方面的指控做標題,完全無視「無罪假定」這普世價值;每個人,包括金賢重,在嫌疑未成立前,不應受到這不公的對待,這些傳媒是不及格了。

再問你,「被告/吃官司」你怎理解?指被警方起訴 ? 抑已上庭 ? 看看這兩標題:
「金賢重涉毆打女友骨折被起訴」(新報23/8)
「金賢重暴打女友吃官司 「經常動粗」」( 台灣聯合報22/8)

這些字眼,雖然令公眾知道金賢重還未被定罪,但欠「前女友」這賓語(object), 會令公眾接收的「真相」是,他巳被警方起訴,甚至已上庭,這與事實不符。

「第二宗罪」:「承認有身体衝突」變成「承認毆打」,扭曲金賢重的聲明
金賢重承認,和女方發生過一次肢體衝突,絕非刻意習慣性施暴,但不少標題卻荒腔走板,例如「金賢重認動手毆女友,辯肋骨斷是玩笑打鬧無悔意」(NOW娛樂,24/8)。

肢體衝突和毆打是有分別的,前者指雙方都有動手互相推撞,暴力程度較輕,但毆打則涉一方向他方施暴,暴力程度較嚴重。傳媒天職,應如實報導雙方聲明觀點,不扁不倚,如有足夠理由資料,傳媒當然可以分析那一方較可信,但絕對不能扭曲涉事者的聲明。由較輕微的推撞,變成較嚴重的毆打,影響公眾對事件的判斷。

「第三宗罪」:人格謀殺

傳媒對涉事者的人格,不能妄下判斷,更不能謀殺人格,即使該人之前已有不可信的紀錄。可惜,不少傳媒對金賢重的聲明,抱質疑態度,例如:
「金賢重駁暴打女友骨折稱在玩 遭譏太瞎」(台灣中時電子報 23/8)
「玩語言偽術稱肢体衝突 金賢重打女一身蟻 出國避難」(香港文匯網 24/8)

標題用「辯」、「駁」、「玩語言偽術」、「自稱」或「無悔意」等詞,等於告訴你,金賢重的聲明不可信,質疑他的誠信。事實上,警方尚未調查,傳媒又憑甚麼証據,相信女方說真話,金賢重說假話?這些毫無根據的判斷,無異是人格謀殺。

人格謀殺的另一手法,是無中生有。事件被揭露報導第二天,金賢重到泰國開個唱,竟被傳媒說成龜縮是逃亡:「金賢重快閃出國 被譏逃亡」(台灣自由時報24/8)。另外,他在泰演唱會被拍下指甲有瘀血,標題竟然是「金賢重毆女友 中指瘀血露端倪」(蘋果日報25/8)。這些都是不負責任的穿鑿附會。

金賢重出道九年,一直努力不懈,取得成績,粉絲遍全球。事件至今,警方仍未能證實女方說真話,他仍未成為嫌疑,但報導標題的寥寥數字,告訴公眾一些不是真相的「真相」,令他九年努力建立的成就名譽,幾乎毀於一旦。即使他日金賢重被証明並非習慣性施暴者,但傷害已不易彌補,因不少公眾只追求剎時亢奮,無興趣繼續關注事態發展,了解真相;非黑即白的煽情「真相」才過癮。

爭取真普選的路,漫漫長,可見將來,分化醜化抹黑真普選陣營的各類消息,會升級升溫,文宣戰會愈激烈。我們要裝備資訊批判能力,拆解傳媒技倆,明辨新聞標題,那些是真相,那些只是偏離事實的「真相」 否則,真普選陣營艱苦建立的基礎,可能被破壞摧毀。Are you ready?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