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遮打革命的暗湧,或香港的魏瑪現象

廣告
遮打革命的暗湧,或香港的魏瑪現象

廣告

撰文:安能茍

旺角,我曾說要把它穩穩的守住。但現在也有一些動搖了。不是對運動樂觀或悲觀的問題,也不是畏懼警方或黑幫武力清場,而是看見這場運動在旺角開始變質。若旺角完全變質,然後擴散到去港島方面時,我真的要認認真真考慮該不該繼續參與這場運動。事實就是:佔領運動現在開始發展成一個由本土派主導的「排華運動」。

作為左翼,本土派從來是我在戰場的頭號大敵。本土派簡而言之,是極右,經常煽動香港人與内地人的族群仇恨,只要一奪權,所作所為將與希特拉相差無幾。但現在,本土派就正正是在迅速成長中!本土派現正依附著佔領運動壯大,以我的facebook為例:運動未開始時,like「熱血公民」專頁只有10多位朋友;現在卻是有60多位。

本土派希望壯大,當然不只依靠網絡平台戰,現時旺角佔領區便是他們最大的陣地。現在你到旺角佔領區走一回,不難發現滿街都貼著像「火鳳凰革命」一類的本土派宣傳物品。而在講台上,也不難見到本土派的黃毓民與黃洋達發言。旺角這個陣地,他們是暗地奪回來的。起初我支持旺角多於金鐘是因為旺角有一個開放的平台,能夠聚集到一群真正討論運動方向的草根基層。但情況在及後幾天開始有著微妙的變化:旺角貼滿了「提防左膠」的海報。

我同意,隨便拆走鐵馬、提防把佔領旺角變成唱K大會的所謂「左膠」是必須的。但我很快發現「提防左膠」不過是本土派打算騎劫群眾主導權的技倆。本土派不斷說要「提防左膠」,實質是為了先奪主導權,把其他人禁言,先消滅與他們意見相左的政敵,然後順便給群眾認為他們的概念。本土派同時又主張「沒有組織」,但事實上他們宣傳的這種「沒有組織的組織行動」只是為了實現他們的極端民粹主義,為他們取得更大發言權及地位。提倡群眾自治主導是一件好事,但現時很多嘗試為運動提出一種新方向或是新策略的人都一一被本土派批為「騎劫」,而本土派提出很多事都沒被打為「騎劫」,這明顯並不健康。

最荒謬的是,本土派更以「避免分裂」為名,把任何主張小組討論運動方向的人都批為「共產黨間謀」,邏輯不但可笑,更可以見到本土派打算營造佔領區内的白色恐怖及鞏固其運動領導地位。何以見得?就以上週社會主義行動於旺角被趕為例,雖然我並不認同此組織的所作所為,但起碼也不應趕走人家吧。相反,熱血公民天天到場發言,卻沒有人驅趕之。很明顯:其一,驅趕之人皆為本土派打手;其二,本土派是要藉「反左膠」及「反騎劫」為名,消滅政敵,然後讓自己一手騎劫運動,操控旺角佔領區的意識形態。現在,旺角比起星期五被黑幫入侵的旺角,更加危險,更在水深火熱中。任何與他們意見相左的,他們都會叫那人「番大陸」,這算甚麼?本土派的核心思想是集權,是獨裁,「民主普選」不過是他們的糖衣包裝。

運動的現況叫人憂心,不論運動最終成功或失敗,本土派都已經正式抬頭了。現時只是旺角被本土派成功騎劫了,港島方面仍是泛民主導。如港島也被成功騎劫,運動便是即時敗亡。遮打革命在表面上是所謂「民主派」對「中港政府」的戰爭,但實際上是「泛民」與「本土派」的派系鬥爭。

適才與一位齊澤克學會的朋友談到了這個狀況,他很準確的以「魏瑪」一詞總結了現時的形勢。魏瑪共和國統治期間德國一直政局不穩,不同派系有著激烈鬥爭,先是左翼勢力崩潰,然後極右派抬頭,最終成功奪權,是為納粹德國。歷史固然不會簡單直接的重演,但種種跡象向我們顯示極右本土派在未來發展及擴張的可能性,令人憂心。因此雖然對未來悲觀,但我們現在就要開始著手重奪旺角,把極右派踢出佔領區。我們絕不可以讓陳雲的「火鳳凰革命」成真!在網絡停止傳發及unlike「熱血時報」等本土派喉舌媒體;向你的親朋戚友揭露本土派(黃洋達、黃毓民、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宛、香港自治運動等)的猙獰面目吧。這不是分裂,相反,我們去除了這些可怕的寄生蟲,正正是保住運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