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譚凱邦

愛本土,愛環保,香港人優先 網誌

規劃

給李梓敬:大陸空牆才是樽頸

給李梓敬:大陸空牆才是樽頸
廣告

廣告

給李梓敬:大陸空牆才是樽頸
第三條跑道不起也罷

昨天於立法會第三條跑道公聽會,自由黨李梓敬大聲咆哮說了一句「自己機場自己起」,網民瘋傳狂笑。本來我也不想落井下石,但他實在好像其他航空界發言者一樣,太唔熟書,仍然不知道(或扮唔知)大陸空牆是否輿建第三條跑道的關鍵。(獨媒相關即時報導見文末)

是否興建第三條跑道,不只是白海豚的生死這麼簡單。現時機場兩條跑道的效率,及第三跑有沒有用,是和大陸的空牆有著極度密切的關係。

機場的設計容量是每小時82至86班,但機管局指現時每小時只可讓68班飛機升降,估計原因就是大陸空牆使機場向北的航道不能使用。換言之,空牆正限制兩條跑道的效率。

數碼電台名咀、飛機工程師鄭經翰於《信報》文章一語道破:

假若「空牆」可以消失,根本就不用興建「三跑」,機場容量已可即時大大提升;反之,若「空牆」不能消失,那麼興建「三跑」亦得物無所用,徒然浪費公帑,還要賠上不菲的環保代價。

這就是機管局不敢告訴你的第三條跑道「絕望真相」.....

珠三角各個機場太近 空域重疊

天空雖一望無際,但其實飛機並非任意飛翔,須要按照指定航道,以免出現撞機意外。由於珠三角五個機場(香港、廣州、深圳、珠海及澳門)距離頗近,空域出現重疊。香港機場的跑道方向更與較近的深圳及澳門兩地的機場成90度角,三個機場的航班升降互相制約。

個別機場的跑道數量增加,其實未必可以增加珠三角的空中流量。

何謂空牆?

大陸空牆的設立,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分隔香港升降的航班。基本上,任何由赤鱲角機場起飛的民航機,當進入大陸空域時,飛行高度須要達到4800米(15,700呎)。為了達到此高度,飛機須要在香港上空盤旋進行爬升,額外多飛10至20分鐘。

大陸空牆同樣適用於來港航班,飛機須在空牆高度離開中國空域才可準備於赤鱲角機場降落。所以,或許大家曾有經驗,是飛機明明已到達香港上空,但總是「兜來兜去」,就是因為要由15,700呎的高空緩緩下降,需要較長的時間。

所以,空牆這個中國因素,是討論未來航空發展的重要議題,可惜李梓敬及很多航空界人士,仍然被機管局牽著鼻子走,以為這是環保及經濟的衝突。裝睡的人,真是叫不醒的,一邊裝睡,一邊等待千多億工程費的肥豬肉。第三條跑道,其實是利益分配的遊戲。

【獨媒即時報導】(10月7日下午3時,原文

立法會正進行機場第三條跑道公聽會,自由黨李梓敬發言,表示不能接受當局容許機場「有幾年飽和」,三跑應盡快動工。他指「而家唔係夠定唔夠嘅問題,香港從來都係要世界第一!」,又指香港於物流業等範疇已失去了「世界第一」的地位,「作為香港人接受到咩?」

他說有人指有內地機場配合,香港機場不須擴建,他回應香港不是內地,必須要建造自己的跑道,高呼「自己跑道自己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