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三招清場失敗後的第四招

廣告
三招清場失敗後的第四招

廣告

雨傘革命一波接一波,轉眼間已經歷了三個回合的角力,學生與市民連成一線,將公民抗命運動推到前所未見的新形態:和平有禮、實時機動、勇武有度。梁振英政府不但錯估形勢誤導中央,更因為在國際傳媒面前出醜而令中央丟臉,以至政府內部出現裂痕,中聯辦也面對極大壓力。雙方馬上進入第四回合,至今領導有方、進退有度的學聯和學民諸子,能否在波濤洶湧的環境中認清形勢,至為關鍵。

從9.28至今,梁振英政府按照原先設計的劇本,動用了三招清場:狠、黑、情。

第一招是驅之以狠:動用78枚催淚彈,逾期拘留黃之鋒三人,沒收大會音響器材等一連串手段。可是手段越狠,市民反彈越大,令香港人練就了「抗命是常規」的膽識,更把佔領區從金鐘擴展至銅鑼灣和旺角,還在國際媒體面前贏得「全球最有禮示威者」的聲譽。

第二招是嚇之以黑:黑道勢力與愛字頭的建制力量合流對付學生,起初傳媒不明就裏,以為佔中與反佔中人士爆發衝突,但很快便弄清事實,國際媒體大幅報導暴徒襲擊和平示威者而警察拖延執法的場面。市民不但沒有退縮,更練就到提高警惕,實時支援學生的機動性。

第三招是哄之以情:政府在幕後散佈即將武力清場的恐慌,利用一少撮學者和八大校長、加上李國能和董建華,以愛惜同學生命安全之「情」,勸戒集會市民撤離。學聯在讓出政總通道等小節上配合,卻堅守不達政改目標不退場的初衷,使梁振英失去清場藉口之餘,還令留守集會者識破「狼來了」的謊言。

三招清場失敗後,梁振英的第四招是「委托」政務司長林鄭月娥與學聯代表對話,但對話未開始,梁氏便強調政改必須在人大框架下進行,如是者拖足一周,政府更要求第一次會面議程只討論政改憲制基礎和法律規定,恰好反映了梁氏與林鄭的分歧:梁振英不肯為林鄭向中央爭取談判空間以防她功高蓋主,而林鄭不願在毫無退讓空間的情況下跑到談判桌上當炮灰。昨天林鄭砌詞取消原定在今天進行的會面,更聲稱她對是否清場的決定只是「局外人」,便是梁班子內部矛盾表面化的證據。

從中央急於化解危機的角度來說,第四回合的成敗取決於林鄭的「騙」功:如何在寸步不讓的情況下,能夠哄騙學聯退場,例如說「只有先撤離才能有實質談判」,「談判需時所以為減市民不便應先讓出馬路」等等,再發動地區團體製造輿論攻勢,誇大佔領區的社會影響,對集會者製造壓力。

雨傘革命會否在第四回合敗陣,對學聯學民以至集會市民都是重大考驗。成敗的關鍵有二:一是學聯在談判桌上能否認清目標,不要輕易動搖;二是集會市民能否改變思維,將臨時佔領轉化為中長期佔領的佈局,並適時調整公共空間的管理方式以爭取市民支持。例如在港島區開通低碳交通,從銅鑼灣至中環開設「公共單車」專線和開通電車,以至推出「公共空間共治計劃」,令商戶獲得一如新闢行人專用區帶來的好處等等。這些都是鞏固而非棄守佔領區的方法,不會削弱談判籌碼。

中央的策略很清楚,須有證據顯示林鄭的「騙」功完全無效後,才會進入第五回合,考慮實質退讓的方案。學聯學民必須在提升土氣,爭奪民心和拆解騙局三方面取得優勢,才有望進入收成期。不要忘記,隨著梁班子內部裂痕擴大,梁振英更爆出收受秘密巨款的醜聞,中央棄車保帥的誘因正與日俱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