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司徒子朗

前學聯常委 網誌

社運

雨傘運動不是奪權動亂 中央毋須反應過敏

雨傘運動不是奪權動亂  中央毋須反應過敏
廣告

廣告

近日,很多傳媒皆表示,中央已經把雨傘運動定性為「外國敵對勢力企圖搞垮香港的顏色革命」,而范徐麗泰亦質疑運動「不排除有外國勢力背後撐佔領」。中央恐怕「雨傘運動」動搖其政權,內心虛怯,實在反應過度,未能清楚運動的本質。

民主香港 天也不會塌下來

雨傘運動的訴求由始至終都是要求民主政制改革,並非推翻內地政權。群眾要求落實「公民提名」、「取消功能組別」,都是不涉及中央的管治。甚至「撤回人大決定」的要求,都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62(11)條所賦予人大的職權:「改變或者撤銷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不適當的決定」。事實上,中央早於回歸前已經承諾給予香港民主。1984年趙紫陽致港大學生會的回函指出,「將來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民主化的政治制度,即你們所說的『民主治港』,是理所當然的」。基本法亦予賦香港人高度自治、行政管理權的權力。

基本法45條指明,「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有些人認為「公民提名」違反該條文有關提名委員會的規定。然而,正如練乙錚於《「公民提名」大陸也有 「經濟崩潰」不值一哂》一文指出,內地各級人大選舉法訂明皆有「選民提名」的方式,市民只需十位選民推薦,便能成為候選人。而且,內地的「選舉委員會」只有事務責任,沒有所謂實質提名權。根據一國兩制的精神,香港的法律應該比內地更鬆寛。公民提名一來符合香港的既有方式(立法會、區議會),亦不會超越國家層面的法律。故此,爭取公民提名只是維權運動,稱不上為奪權,更不用說革命。

即使把政制決定權還給人民,亦不代表香港進入獨立或者奪權。首先,基本法以及中英聯合聲明皆清楚「外交和國防事務屬中央人民政府管理」。駐港解放軍正正是主權的體現,並不會因為香港人擁有獨立的行政管理權而受到影響。很多國家都容許地方人民選出自己的政府,但這絕不意味著獨立。否則,美國人有權普選州長,豈不是已經分裂成50國家?其次,基本法訂明中央對於行政長官具任命權。所以,中央即使給予香港真民主,國家的尊嚴、主權依然能夠充分體現。除非中央對自己的合法性都感到懷疑,否則不應恐怕香港民主。

外國勢力只是藉口 推諉政制責任

至於所謂外國勢力,近來即使英美皆表示支持雙方和平解決紛爭,都不敢公開支持雨傘運動或者提供實際支援。德國駐港總領事甚至只敢以德語於林鄭前表示支持,未敢公開與林鄭討論有關問題。外最可笑的是,人民日報海外版竟以李柱銘、陳方安生與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會面大做文章,殊不知由重奪公民廣場,至自發佔領旺角、銅鑼灣,都可見今天的雨傘運動已非上一代的政治人物可以控制,也沒有能力策略「佔中行動流程」。其實,外國勢力只是官方推諉責任的藉口,煽動民族情緒以獲得內地民眾的支持。但是,假如中央因為自己的謊言而誤判形勢,反而自我孤立,最終令會自食其果。

地區問題 不需中央擔心

亦有不少人把「雨傘運動」與六四比較,害怕中央最後暴力清場,血洗香港。但是,兩者之間存在根本的不同:第一,香港的雨傘運動只是地區性質的運動,並沒有阻礙中央政府的運作,亦沒有連結起其他地區,不會動搖中央的政權。雨傘運動沒有計劃武裝起義,也沒有策反內地群眾,中央應該以最寬鬆的態度處理香港問題。而且,香港的「雨傘運動」並沒有出現任何騷亂事故,例如毀壞車輛、房子以及搶劫等等,足以證明香港的事態根本不需要出動武力。李克強近日亦同意這個論調,相信「特區政府有能力依法維護香港的經濟繁榮和社會穩定」,不希望把運動提升至國家級的層次。

中央沒有拼死的必要

基於雨傘運動的性質、訴求,中央是難以強硬起來,亦沒有與香港人拼死的必要。不要忘記,2011年烏坎事件證明中央亦不是每次事件都拼死,有時亦有讓步的空間。如今中央決定盡量不介入是次風波,解決問題的重擔就落在無能的香港政府身上。它既然不能武力清場,則只能持續消耗香港人的意志。如果佔領運動能夠持續一兩個月,香港政府亦不能讓佔領運動繼續升溫,也不能坐視不理,否則難以向中央交待。所以,只要香港人能夠展示出不㓕的鬥志,屆時就是特區政府跪低之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