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社運

關於撤退與失敗的一點思考

關於撤退與失敗的一點思考
廣告

廣告

雨傘佔領運動持續,雖然佔領者的意志和聲勢到現在仍然沒有明顯減弱,然而,除非佔領行動發展為大家都不願見到的暴動,否則,佔領者遲早要和平撤退;無論是大規模一起撤退,還是不同激進程度的佔領者先後撤退,對於爭取真普選,爭取貫徹一國兩制以保衛香港有別於大陸的文化和制度,關鍵的問題是佔領者是否帶著失敗之心而撤退。

何謂成功?可謂失敗?沒有一定的答案,不同的人著眼點有異,在這件事上自然會接受不同的成敗標準;我想談的是心理,只要你同意這場抗爭需要轉為持久戰,而且形式也可能要改變,那麼,你便不得不注意這點:這一次視撤退為失敗,才最有可能引致真正的失敗(這裏我用的失敗標準是「最終甚麼也爭取不到,香港繼續走向與大陸同化之路」),因為自認失敗者難以再度奮發,那便沒有足夠的人打持久戰;反之,假如撤退而沒有失敗之心,甚至認為已取得階段性的勝利(至少已展示了年青人的政治意識、意志、和抗爭力量),保住了戰意,才有打持久戰的條件。

因此,我十分反對一些好戰的「勇武」之士鼓吹「撤退即失敗」之說,這些人之中有些好作網上軍師,指指點點,儼如行軍佈陣,視這次抗爭為一場將會勝敗分明的戰爭,大有只許勝、不許敗的心態,堅持不勝不撤,甚至妄想不徹便會勝利。假如越來越多佔領者聽從這些網上軍師,真是後果堪虞。

當然,何時撤退為最適合,實難定奪,但即使不是在最適當的時機撤退,即使撤退得不夠漂亮,只要不抱著「撤退即失敗」之心,只要撤退後有打持久戰的意志,以這次佔領行動所見的香港年青人質素,我有信心說一句「香江子弟多才俊,捲土重來未可知」。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