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廢墟中的住客

廢墟中的住客
廣告

廣告

每個生命應該生於自由平等,廢墟中的生命也有一樣,但為何領導本地的人沒這種想法?這裡比深山的廢墟更不自由嗎?

當大家到廢墟拍攝或遊覽時,除了觀賞它的舊物或建築佈局外,還會想看什麼?大約每個到廢墟的人也有不同的想法,其中比較少留意的可能是當地的住客。

廢墟是人類離開而留下的痕跡,留有熟悉但陌生的氣味。當人離開後,自然萬物就會進註,彷彿想把人類的痕跡抺走。其中最吸引的植物侵蝕現象亦開始發生。

在世界各大小廢墟中,植物蓬生是廢墟的第一印象,植物把整座建築包起,就像電影天空之城內的建築。植物侵蝕建築同時也保護了它,否則經多年的風化侵蝕,舊建築很快便會倒塌。在多種植物侵蝕現象中最有趣的是建築物之中長出了大樹,同時樹中亦孕育著無數生命,形成生態循環。

除了植物外,動物也是廢墟的首席捧場住客,在香港大、中型動物不多,怕人的黃麂間中會發現在郊外的廢墟中,當然牠不會被你看到,但從地上的動物糞便可知一二。另一種中型動物是野豬,香港郊外常常會見到,但我就只在外國的廢墟中見過。成年野豬有一定攻擊性,在廢墟中見到要格外留神。

在鄰近城市或城市中的廢墟,最常見的除了老鼠就是貓和狗。貓狗是群居動物,而狗隻著重地盤主義,會保護自己住處,在廢墟見到可用小食引導,令牠們放下戒心,再入來拍攝,基本上萬試萬靈,比驅趕更有效,將心比己他們只想有個安樂窩,而我們也只是過客,和平相處是最好的。

動物體型大比較易發現,但體型小的,如昆蟲蛇類同樣經常遊走於廢墟之間。昆蟲中比較危險的是蜜蜂或胡蜂之類。有次入到某廢醫院中,就一直聽到嗡嗡聲但不見蜂影,這情況以預告了附近會有蜂巢。小心觀察後,在一張小桌子下找到如西瓜大小的蜂巢,一不小心移動到桌上的東西.........哈,不敢想像。

蛇類通常在建築物以外的草叢中,當探索鄉郊廢村最易見到,一般方法都是用硫磺,令牠不敢走近。過往在洞穴探索時也見過眼鏡蛇,但可能處於冬眠狀態,所以沒有理會我們。

說起洞穴探索,過去曾參觀過不少廢棄礦場礦洞,在漆黑的礦洞中,往往因為地下水的走向,而出現地下河或地下湖。一些過百年的礦洞內,更發現有魚蝦出現少許白化現象,這些有趣發現,令我們體驗到生物的演化。除了水中魚蝦,另一類礦洞常客就是蝙蝠,香港沒有吸血蝙蝠,都是一些吃果實和飛蟲的,但蝙蝠糞便會傳染細菌,包括沙士病毒,當然不一定會有,但還是遠觀較好,牠們也不想被你碰到。另外要提醒一下,參觀舊礦洞需要有熟路的朋友帶領,除了帶備足夠照明外,由於部份礦石會析出無色無味的有毒氣體,所以要準備手提空氣檢測機,否則吸入過量毒氣,會危及性命。

大自然不會浪費資源,廢墟也不例外,我們人類佔據土地,驅趕自然萬物而建立的文明本身已經為背了自然的規律。所以當我們遊覽廢墟時,緊記不要影響當地生物的生存權利。因為牠們正幫助著我們修補對自然界的傷害。

註:所有相片為荒凝止息所拍攝,絕不會轉載偷相

荒凝止息
從九龍寨城到軍艦島,再由冰島回到南丫島,荒凝止息致力於研究及以傳統拍攝方式記錄本土荒廢之地,近年遊走於世界各國,與外地研究者交流。更開設 facebook 專頁,與同好分享作品。正如本會宗旨「以傳統攝影觀察人類放棄的空間,捕捉浮遊於箇中的沉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