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金鐘道上班的白領

一名最普通的中環白領,人生最勇武的是曾用拖鞋打死蟑螂。928著實哭了一整個晚上。然後第二天上班,上司第一句話是:你今天穿了大家樂的制服嗎? 網誌

政經

只有深化,沒有下一步

只有深化,沒有下一步
廣告

廣告

雨傘運動最大特點,是它「沒有大會、只有群眾」。在這樣的情況下,其實是沒有所謂的下一步。下一步,背後的假設是運動像行軍,可以從甲地方,轉而至乙地方。但這其實是違反自然定律的。無論是物種演化、行業進步、還是新媒體的成長,從來都沒有下一步,而只有深化過程。

比方說,每次物種大滅絕之後,都會出現幅射適應(adaptive radiation)。恐龍滅絕之後,幸存的哺乳類動物,是類似鼠類的生物;因為有歷史契機,他們演化很快,不久就進佔了很多的生存空間,體型也多樣化起來。所有獅子老虎、羚羊水牛、及至人類,都是由這些鼠類始袓進化出來。但是原來的鼠類生存方式,還是保存下來,沒有放棄。

藝術史也一樣。漫畫百餘年前面世,第一個模式,是諷刺時弊的格格漫畫。後來,尤其是登陸日本之後,漫畫才演化成一種全面的藝術模式,發展出超人偶像、浪漫言情、歷史小說、甚至暴力色情等模式。漫畫的長度,亦由一開始的一頁紙,演化成短至一格,長至幾十本,種種不同的格式。但是諷刺時弊的漫畫,還是生龍活龍地生存。從以前的《肥彭劇場》到今天的《溫水煮蛙》,都是好例子。

只有出現幅射適應,才能令整體扎根。某一種哺乳類動物絕種,並不會令整個哺乳類滅亡;某一種漫畫手法滅絕,也不會令整個漫畫界消失。雨傘運動,亦需要幅射適應,才不會因為單一型態受打壓,而令整個運動失敗。

出現運動之後,我們才發現,原來所謂的對手,水平不高。例如:請回想各建制諸公、諸女士最近的言論。如果一位普通人,在FB或高登發出同樣言論,他有什麼下場?又或者現時的「反攻區議會」方案,也是諸君突然發現,原來區議會並非想像中的遙遠;花點心思,是切實有可能從區議會層面開始,改變整個生態。

所以雨傘運動,實已刺破了之前的平衡,給了我們一個機會,將運動深化。最好的結果,乃是運動得以鞏固,形成一個黃營。但是這機會中,亦有一個危機。假如我們不去加深運動,各方現有的勢力,無論建制內外,都會迅速演化,奪取雨傘運動打出來的政治空間。

雨傘運動發展至今,都是群眾自發,但又不停演化。所謂群眾智慧,就是一種完全民主。論壇的機制,是所有會員都能發帖,公開自己的想法,而新發帖能排在舊帖前面;如果帖子有回覆的話,每個回覆都會將該帖推回最前。論壇裏,任何想法,都可以提出來;旁人覺得有理,自然會討論。如果某想法得到熱烈討論,帖子會長期置頂,吸引更多讀者,到最後化成一種共識。如果論壇的管理員,不亂刪帖的話,其實管理員亦控制不了討論的方向。在運動裏,亦是一樣。很多人有提出想法,認同的人就會出錢出力的幫忙;到聚集了人氣之後,想法就自然會成功。至於失敗的想法,要麼就缺乏認同而沒有執行,要麼就一試行之後就放棄。

這種群眾運動厲害之處,在於它水銀瀉地,無孔不入。沒有大台,就沒有負擔,每個個體都不用想,整個大局要如何發展。一位新進的漫畫家,在想出了一個新題材的時候,並不會想,自己這個題材,會否破壞整個漫畫界;他只會考慮,如何呈理這個題材,而令到自己有足夠的讀者支持,生存下去。動物演化亦一樣;獅子不會考慮自己的行動,會否令整個動物界出現問題,而只會想自己的行動,能否令自己的生存機率再增高。這種人人自發的行動,卻會進佔所有的生存空間,令整體形勢,變得最大。《國富論》裏的無形之手,就是這個道理。

我們亦要讓無形之手,引導雨傘運動走到下一波。筆者只是一名小白領,無意願亦無能力去為大家設計任何計劃。但筆者相信群眾智慧,相信只要大家一起去想,一起去做,我們是可以鞏固形勢,繼續進化。如果運動要深化,每一個行動,筆者的意見是行動都應該合乎以下的大方向。

  1. 「篤眼篤鼻」:我們不能讓運動淡化,要令決策者每天都記得,幾十萬人憤怒的後果。所有的社運藝術,以及所有能壯大網上新媒體的行動,都有助我們長期保持聲音。
  2. 「比拼補給」:長期運動,不可能單靠士氣。建制的資源較多,但亦非無限。一方面,合法合情合理地消耗對方的資源,一方面鞏固我方的資源,才能令運動持續下去。「反攻區議會」的吸引力就在這裏:如果我們能攻佔50席區議會,單算工資,建制派就損失了5千萬的工資,另外還有撥款權、宣傳權等;這種打擊,將打亂他們之後的選舉安排,長遠來說,改變平衡。
  3. 「水銀瀉地」:每一個行動,單獨地看都不會帶來真普選,但是每一個行動,都增加了管治成本;所以未來的模式,應以水銀瀉地,無孔不入為原則。每一個小行動,只要它能發聲,能改變資源比例,都是值得去做的。
  4. 「坐言起行」:群眾型運動,沒有大會。所以不會有人給你發司號令。見到對的事,就請立即去做。
  5. 「勿以事小而不為」:群眾運動,靠的是群眾。成與敗,就在乎能否每人踏出多一步。最近民調,基本上將社會分成3成黃營、3成藍營、4成中立。如果每一位黃營朋友,能說服一位中立人仕支持運動,則民意能化成6成黃營、3成藍營。就算在網上,亦是一樣,如果幾十萬的年輕網民,都能主動駁斥對方的歪論,舉報對方的不文明留言(帶有岐視、暴力等),已經是一種幫助。

就已發生的事情來說,其實已經出現了這個勢頭。幾個網媒,在運動前後,FB的讚好,都各自增長了十萬以上。這就是有效地攻佔發聲平台的第一步。也許網媒的編輯們,能將運動的文章,集結出書。這可以進一步鞏固運動的聲音,又可以增加他們的經濟實力。

「反攻區議會」,亦似日漸成型;各位或可多瞭解發展,考慮幫忙。上次區議會選舉中,得票差低於一千票的,佔全數議席的一半。各位就算不參選、不助選,單單在投票日,動員五位朋友出來投票,已經會改寫全港的政治生態。筆者亦準備,未來幾周,在獨媒這個平台上,跟大家詳細分享這方面的數據。

我們面對的是一個等級森嚴、號令必從的組織。縱使他們有資源優勢,但是他們卻遠不及我們靈活。我們五個人能做出來的事情,他們可能要開五級會議才能回應。所以,遊擊哲學的「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在雨傘運動深化後,這十六字仍然可以算做我們的行動綱領。

勿忘初衷!我們追求的是真普選。真普選,只會在人人是公民的狀態下,才能實現。各位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