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致在大火前裝睡的官員

廣告
致在大火前裝睡的官員

廣告

特首梁振英班子的司長、正副局長和局長助理:你們加起來近四十位,全部在香港受教育,大部份在本地高等學府畢業,不少在外國拿了深造學位,可說是香港社會裁培的精英。你們每天出入中環金鐘,都會瞥見佔領區,不可能看不到連儂牆、雨傘巨人、風力發電站、以至無數在帳篷留守的青年、在臨時書桌前苦讀的學生、往物資站送飯送湯的市民,和絕食近四十天的退休測量師莫紹文。

很奇怪,你們似乎對這一切無動於衷,對這場香港五十年來未見的政治大火,好像視而不見。

你們當中,有人扮演真假不分的三流評論員:任何稍有學術常識的人,都明白經濟數據受眾多內外因素左右,除非在事過境遷後用嚴謹的數學模型分析,根本不可能論斷佔中帶來甚麼影響,但你們竟然引導市民相信佔中拖低旅游零售,甚至把意大利奢侈品牌因內地打貪而消售額下滑也歸咎佔中。難道你們忘記了特區官員的責任是安撫投資者,理應強調危機當前外商資產依然絲毫無損的事實,以維護香港利益?

你們當中,有人扮演不懂政治的市井文盲:根據香港大學民意計劃的調查,曾經參與佔領集會的香港人共佔全港18歲以上市民的百份之18,即有110萬香港人正為爭取基本政治權利而抗爭,27位議員亦在立法會進行全面不合作運動,重要議案無法通過。但你們整天嚷著交通阻塞和誇大市民不便,好像恢復街頭秩序便可以天下太平,難道這就是你們對今天管治危機的認識?

更有甚者,你們集體扮演身不由己的扯線公仔:作為堂堂問責官員,你們擁有統領17萬公務員和管理兩萬億港元儲備的公權力,但面對大是大非的抉擇,明知政改僵局握殺了香港未來,你們不是低頭迴避,便是重複北京官員的陳腔濫調。難道你們喪失了自由意志,變成權力的木偶?

新世代已經撐起雨傘清楚說明:三十年前訂下的基本法已經過時,財閥壟斷政治權力的時代必須結束,香港人不會接受一錘定音的屈辱。奈何你們還在裝睡?

過去一個多月,香港人走出了最艱難的一步,就是用血肉之軀,不顧自身安危爭取改變,這是給你們這一批被時代選中的官員最有力的籌碼,勸諫中央啟動「一國兩制2.0」的更新工程,邁向公平普選,以臻善治。奈何你們還在裝睡?

烈火已在山腳燃燒,趁你們還能在山頂安睡的日子,請看清楚那一張張睡在堅硬柏油路上的青春臉孔,一雙雙在警棍面前緊握圍欄不放的手腕,一片片在連儂牆上貼滿卑微願望的便條,上面有你們親友子女的筆跡。他們如雞蛋般脆弱,唯一的防護是體內的熱血,而你們就是專權的執行者。

香港人沒有侈望,只要求你們履行從政者的基本道德操守:在權力面前說出真話,在公眾面前說出香港人的心底話。與其在一個已經報廢的政府內妄想自己能夠發揮所長,倒不如抛開名利障,重拾做人的尊嚴。

裝睡太久,總會有無法起來的一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