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亞皆老街清場 警出動催淚水劑 至少拘80人

亞皆老街清場 警出動催淚水劑 至少拘80人
廣告

廣告

圖:有佔領人士一度爬上路障,阻止執達主任清理。

(獨媒特約報導)執達主任今早到旺角亞皆老街的佔領區執行由潮聯公共小型巴士有限公司提出的禁制令,上午約10時開始行動,至下午接近4時部份行車線恢復通車,但至晚上仍有大批市民在旺角各處游擊式佔領,期間爆發多次衝突,警方發射催淚水劑。截至晚上8時,警方共拘捕80人,包括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涉嫌刑事藐視法庭、襲警、阻差辦公、非法集結等。

batch_15850303976_9779cae5c3_k
圖:潮聯代表律師陳曼琪宣讀禁制令。

上午約9時30分,執達主任及潮聯代表律師陳曼琪到亞皆老街佔領區路障前宣讀禁制令,亞皆老街十字路口約有70名警察佈防戒備,部份警員佩備有尖頭、具攻擊性的手套。

上午10時20分,執達主任正式執行禁制令,先清理匯豐銀行對出亞皆老街的路障。學聯常委梁麗幗多次要求陳曼琪展示禁制令執行的地圖範圍,及指出將會清理的路障,並是否會將現場物品逐一標示。在場佔領人士亦要求提供更多時間清理物品。陳曼琪回應指,在亞皆老街近砵蘭街交界範圍內的障礙物會全數清走,而所有被遺棄的東西都會被視為垃圾。執達主任強調所有物件都不會列入清單,因為是佔領人士的責任。

15256448473_4a4aafffc2_k
圖:立法會議員張超雄

在場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表示政府不應該以司法制度解決政治問題,警方服務私人牟利團體執行禁制令是不合理;認為政治問題應該政治解決。他不明白為何潮聯小巴團體指小巴司機收入大減卻又以民事訴訟申請禁制令;認為所花費用比司機損失更大,是政治行動。他形容警方今次行動是為星期五彌敦道清場行動「試水溫」,重申不希望出現流血事件並認為市民再回來佔領機會很大。他又指本不同意辭職公投,認為這是不負責任和讓建制派趁議會真空有機可乘;但隨清場在即認為這能承接著佔領行動,是勢在必行。

batch_15253834174_052535006b_k
圖:(右起)學生覺醒召集人張浚豪、學聯常委梁麗幗

大部份雜物被清理後,執達主任要求木板組成的臨時講台上的人離開,台上的梁麗幗指佔領人士會自行處理。立法會議員陳偉業、毛孟靜、梁國雄等亦在臨時台旁。陳偉業表示,市民多次向陳曼琪詢問執達主任能給予市民多少時間清理物件也不獲回應,陳偉業指陳曼琪極不專業,將會向律師會投訴,他亦指陳曼琪是民建聯的中央委員。陳偉業要求給予一小時清理,執達主任最後表示只能給予半小時。梁麗幗最後同意半小時時限。

1908022_783230788380628_1660475814209187523_n

1375932_783237331713307_1602847944399067370_n

清理臨時台期間,執達主任欲開通道路,希望路上的人自行讓開,讓車輛通過。警方亦要求在場人士向砵蘭街方向離開,執達主任曾經嘗試推進,但現場人群太多,並未成功。下午2時半,執達主任正式要求警方拘捕所有阻礙執行禁執令人士,警方開始推進,把人群推進至接近封鎖線範圍後,在亞皆老街採取拘捕行動,23人被捕,包括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學生覺醒召集人14歲的張浚豪。

10298520_783304451706595_280230044071663271_o
圖:亞皆老街一條行車線通車。

市民被逼退至砵蘭街 警指非法集會

約下午4時,亞皆老街一條行車線恢復通車,大批警員把守防止市民重佔,市民被迫退至砵蘭街。約5時,警方宣佈朗豪坊外的人群涉嫌「非法集結」,派出大量警員繼續由砵蘭街向油麻地方向推進,並一邊推進一邊從人群中拉出市民拘捕。

10620390_783306938373013_4316850526110304828_o
圖:警方指朗豪坊外的人群涉嫌非法集結,多次舉起紅旗。

晚上約7時,砵蘭街仍有大批市民聚集,警方重申集會人士屬非法,並開始使用催淚水劑驅散市民,由一名警員站在黃色台上不斷發射,將人群向山東街方向迫退,獨媒記者亦被射中。示威者後退時,更突然有人由高處投下漂白水及水樽。

警方繼續向油麻地方向驅趕市民,多次發射催淚水劑,但市民未有散去,在砵蘭街游擊式走動,一度令上海街交通停頓。截至11時市民退至豉油街,西至渡船街南行線,並開始架設路障。

batch_10355702_783464108357296_5920806686007021761_o

記者:關冠麒、王俊騏、楊梓勤、羅小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