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相比金鐘,其實我更愛旺角的真實

廣告
相比金鐘,其實我更愛旺角的真實

廣告

旺角清場完畢那天,看着完全通車的彌敦道,感覺很不真實,竟然覺得這才是假象。無可否認,我去旺角是比去金鐘多,不只是因為我住得近,而是旺角佔領區的真實感吸引着我。

金鐘和旺角我都去過一段日子,的而且確,金鐘的烏托邦氛圍得容易令人沉醉,當中建立的温柔和體貼,也未免太過温柔體貼,每一角落都來得太不真實,反而旺角的著地卻令人舒適,旺角就是有種個性,不怕告訴你所有醜陋的一面。

我說旺角很真實,就是因為金鐘太過 blue-blood,太過潔癖,金鐘其實並非表面上般伊甸園。友人是煙民,曾經我跟她走過某兩三個位置,叼着煙的她會被人話,立即放下煙,竟然仍然追罵兩句。我差點兒以為這些人是控煙辦,但這個大家建立出來的小社區,是沒有禁煙區的,站在權利角度,禁煙區亦是太沒有人性的政策。非煙民的我一直在旁,煙是向上吹,根本沒有燻到任何人,友人說金鐘某些位置不時也是這樣,有些煙民也跟她有着同一遭遇。

有種感覺,金鐘裏的一些人會排拒與己不同的人,只想有一個安全地帶。

旺角佔領區卻是很有趣的地方,它不怕讓你知道它是一名壞孩子,荒謬得來卻很實在。如果在旺角觀察一段日子,你會知道幾位出位怪人的名字和無限loop的行徑,你會看到有物資站擺明是鬼來的,你會認得某幾位黑社會大佬,但旺角從來不會把這些人拒諸門外,潛台詞是 :「係呀,我知佢地有問題,咁又點?有波齊齊踢,有飯齊齊食。」,反正明知這裏的鬼怪妖魔是根本無法真正的做大事,他們受傷肚餓也會幫他們。

旺角的可愛就是明知你醜你犯錯,我都會和你這個地底泥一起玩。很真實很在地。

金鐘佔領區是有種精英主義,真是有種 blue-blood 的感覺,也不止一次,鐵馬組還是地主們以為自己是大佬,潛台詞是 :「這是我地頭,我有權去定規矩,我今晚話讓出就讓出,話退後就退後」,在那些位置長住的朋友說,well,住在這些位置好多人不滿,只是沒有人講出來,亦沒有人寫出來。物資站呢?也如是。垃圾回收站呢?也如是。然而,只有長住的人才看到伊甸園後的一面。

旺角佔領區也確實有大佬,但大佬是好快被收皮,始終旺角不如金鐘般乖乖好學生,如果有人在這些生活細節做大佬,會秒速被圍被噓被問候。

心水清的你,看到未清場前的旺角,左右紅藍綠,就是複製着過去與現時民主派的困局與鬥局,是內耗是包和,這亦是我喜歡旺角如此真實香港的一面。

喜歡旺角,也許是因為我很怕去甚麼山頂西餐廳,我自小喜歡大牌檔的烏煙瘴氣,粗口橫飛。很個人的。

以上所說完全沒有針對任何團體,也不是針對任何佔領區,問題只出於不同佔領區中的個體,觀察到問題的也不只我一人,只是說出來的人不多而已。金鐘星期日也許變天,也要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