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Sandra

台灣人,外文系大四學生,現在在香港交換生活。 處於一種快要結束學生身分的尷尬年紀,還在努力生活 還在思考人生是不是有更多意想不到的可能性。 屬於只要存夠錢就會到處去闖蕩的獨立衝動派。 網誌

國際

選舉,沒有輸贏

選舉,沒有輸贏
廣告

廣告

關於這次的2014大選,人在香港交換的我,缺席了我人生的首投。

今天開票的時候,人不在宿舍,在外面,心裡很緊張,下午五點半,朋友實況轉播MP我開票數,看到連D和柯P的票數,有點慶幸的同時,另一方面又隱隱擔憂。

「會不會跟馬來西亞一樣,燈一關什麼都翻轉了?」畢竟這是台灣少有的無黨籍參選中,得票還這麼高的,以利益的角度和政治黑暗來說,我的擔憂是真實的。

人雖然不在台灣,但每天一打開臉書就被各個新聞媒體的選情洗版,各種廣告各種輿論走向與謾罵攻擊,還有朋友被選舉廣告吵醒的憤怒臉書PO文,彷彿我們的選舉文化,依舊在擾民與攻訐之間擺盪,可以想像台灣選情的激烈,默默關心與觀望。

而這次的選舉結果,我卻訝異國民黨會一次掉這麼多,只能說這是大家不爽太久導致的後果、積怨已久,像是轉盤一樣,台灣的選舉盤每隔幾年就換一次,國民黨翻完翻民進黨,民進黨翻完翻國民黨,這次的選舉沒有輸贏的問題,我們不要放太多的期待在當選者身上。

而柯p當選了。固然看到一個非黨派的人,白手起家從無到有,見證選票有力的同時,他直接翻轉我們以往對政治的結構,從零開始,讓年輕人看到了希望。但我想,接下來他的路只會更難走,如履薄冰,關於政見和決策,請問要打斷多少人的利益,我們才會走向一個更好、更適宜居住的台北市?接下來又有多少謾罵和汙名化的指責?我們還有更多的挑戰在後頭。

我們說選舉,我們到底要選什麼?從太陽花學運大多數的年輕人開始政治覺醒,今天我們投下了這一票,問問自己,我們為了什麼投給他?我在乎的是自身的福利政策、公共的建設、貧富不均、是建設、是環境、還是經濟...?每個人都有他考量的點。仇視權貴對我們來說沒有幫助,只有增加對立而已。

今天我在乎的是什麼?我不想看到我的學生今天上課的時候,還在想著家中的爸爸媽媽到外地工作好幾天沒見,而他只能被堂哥堂姊欺負。我不想看到我去飯店打工當服務生的時候,還有比我小的同事跟我說,他今年休學是因為他在賺明年的學費,而他還只是個高中生……

這些大大小小的問題充斥各個層面,在我面前上演一次一次,可以是家庭的問題,更多時候是制度的問題,我比較幸運,可以念大學的課餘時間去打工,但不代表別人也可以。有些人,他是一直努力都得不到資源的。

那我希望的就是,我們的資源可以平均分配一些,縮小城鄉的教學資源差距、讓弱勢得到考量和照顧,就是我選舉的在乎的地方。「老有所終、幼有所養」是每一個身而為人的基本希冀,在台灣這塊土地,我們卻有不少人無法達到,在貧窮的邊緣與生活擺盪,不僅僅是埔里,還有各個鄉鎮,請問這樣的孩子和老人要在什麼樣的環境下生存和度過?

生活的尊嚴又在哪裡?

從今天我們投下的那一票開始,我們就要開始監督政府的各種施政與政策,這才是那張選票的意義和價值,這才是最基本的民主素養。我很佩服,這次的選舉有不少年輕人出來參選,還有許多人勇敢的表態自己的政治立場,這是勇敢、負責任的態度。

回到香港,今天在地鐵看到新聞下方跑馬燈「本港貧窮人口5年首次跌破100萬」。換句話說,700萬人的香港,有1/7的貧窮人口。我心想,不但貧富差距大的誇張,原來連貧窮人都這麼多、比例這麼高。對比新聞畫面的旺角激烈現場,政治這條路,太難走。

台灣人請不要忘記,整整兩個月了,香港現在還在街上爭取真普選,還在因為占領運動一個一個被警察毆打、被送醫,請珍惜我們的民主,從監督和關心開始,真正落實公民素養,然後大家繼續為香港祈福吧。

2016,總統大選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