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今天,我unfriend了一個藍絲

今天,我unfriend了一個藍絲
廣告

廣告

今天,我unfriend了一個藍絲。內容如下:

記得當年紀念冊上,你曾寫下欣賞我有正義感的話。老實說,懂得的人不多。我以為這是我們成為朋友的原因,原來卻不。

連日來的雨傘運動,惹起你的不滿。由三子說和平佔中,學民重奪公民廣場,到學聯聲援,市民自發佔領,全是要求真普選…… 你無一不罵。梁振英在任期間收受利益,地鐵極度超支延誤,立法會粗暴通過東北發展法案,承諾給予香港普選是1984年,到今天出現袋住先方案…… 你並無任何評論。警察濫用催淚彈,胡椒噴霧,警黑合作,暗角打鑊…… 你是萬分支持,覺得他們在執行警務。想一想,合理嗎?

學生和一眾佔領者是發自內心,想要自己揀領導者,要『真普選』。人們常說外國勢力,但從沒証明,至少我的同事朋友,家人,自己都是沒有收受利益的自發者。付出金錢,時間,心機。如果要的是利益,簡單地把黃轉藍好了。長毛付雙倍租金住公屋,其餘入息全數捐出。譚耀宗應該是站在工人那邊的,卻住半山有司機。要錢的話,泛民還是建制一目了然。

你說過你是支持真普選的。現在人大常委說不,一人一信已試過,示威抗爭你不願,那能做些甚麼?由他去?難道社會上貧富懸殊,中產以下生活困難,連鎖金舖、藥房、莎莎取代平民小店,納稅者還要跟外地人爭奶粉爭學位…… 還有種種不公義,你看不到嗎?我們在爭取一個公平的選舉制度,究竟錯在那?當這個社會的法律已被權勢凌駕,公民抗命幾乎是唯一的出路。況且這近兩個月來,大家仍然安然地生活著。巴士改道但照樣來回,地鐵處處可達,我去佔領區也方便。殘疾人士被梁振英刺激到,親身體驗到佔領區,表示影響甚少。是的,路是佔了,也造成一定程度的不便,但相較禍延不知多少後代的假普選,現在佔領者造成的真在太小兒科……

半年前,我剛進入現在的公司,與中國內地聯繫頻繁。當中檯底利益橫行,永遠貨不對版。我驚訝。原來大家說已有改善的中國,是如此不堪。跟你們分享後,更令我詫異的是你的回應。『大陸係咁架啦!』彷彿那不公義是我自己在大驚小怪。是甚麼令你分辨是非的能力變得如此薄弱?是三數年間在內地的大學生活?還是從沒變過,是我從一開始就誤會了?

今天,在眾多資訊流通的情況下,你仍然可以將今天的民生與政制發展,歸咎於平民,而對當權者和持槍者的血腥暴行如此寬容。仍然把空拳、眼罩、雨傘當作危險武器,把警棍、胡椒噴霧、催淚彈等等評為英勇配備。

很心寒。

你,是一個壞人。

這是我最後衷心跟你說的一番話,也是作為一個朋友,最後的道義。希望日後,你能重拾當天你欣賞我的正義感,那或許我們還有機會走在同一條路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