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政經

清場合法 卻永遠無法合理

清場合法 卻永遠無法合理
廣告

廣告

文: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會員、英文系二年級生梁采珩
刊於成報眾議院(29/11/2014)

已記不清那是電視劇還是電影了,名字也毫無印象,但下面這一幕卻深深刻在我的腦海中:小惡霸恃著家境,橫行村內已久,時常欺負主角小男孩。一日,小惡霸又來惹事生非,強搶小男孩的物品。小男孩一氣之下,不知何來奇力,把塊頭比他大得多的小惡霸扳倒在地——這時大人出現,小惡霸立刻高喊「打人啊!救我啊!」。大人見狀,不問情由,就把小男孩教訓了一頓。

警方假禁制令之名,而行清場之實,已昭然於眾目。然而事到如今,有人仍然堅持,當局已經多次預告,所以這是合法清場;無心向學的崽子、政棍、搞事分子阻人搵食大罪滔天,所以警方清場是合理的......

警方借法庭禁制令清場有否鑽法律空子之嫌疑,留待專家釐清。姑且當警方的清場行動「合法」吧,但縱觀全局,政權對忠言充耳不聞,不去治理本身的病,病入膏肓了,反而濫用警力公器,打壓走上街頭力陳真相的人,「合理」嗎?

撇除事情的背景,孤立地看佔領運動,就如大人只看到小惡霸將要挨揍的畫面,必然覺得小男孩、示威者不可原諒。

誠然,小男孩與示威者的行動,都不是最理想的解決方式。戴耀廷教授第一天提出佔領中環,便表明此乃萬不得已之計。我不記得片裏的小男孩有沒有向過別人投訴小惡霸的所作所為;現實世界中,爭取民主的港人,則已絞盡腦汁,用盡各種辦法不果,才被逼使出佔領這一最後手段。

示威者長期佔據街道,固然產生種種問題,但大家似乎忘記了,政府一直以來阻礙香港實現民主,以經過重重篩選的「一人一票」魚目混珠,更以鋪天蓋地的「有票,真係唔要」恫嚇市民屈從北京「聖旨」,這更是後患無窮。

佔領行動有違社會常態,而其目的,正在於突出政府剝奪香港人應享的公民政治權利,又是多麼的「合理」!

佔領至今已近兩月,警黑連線、暗角打鑊、執法不公......警方已經徹底淪為政權打壓異見之工具。若果理直氣壯,何必繞那麼大的彎,借民間團體向法庭申請禁制令,然後才清場?歸根究底,就是政府企圖將焦點轉移至所謂的「違法」、「影響民生」之上,以法律手段解決政治問題。以為解決了示威者,就可以強推假普選方案,無異於掩耳盜鈴。

警方,就是掩耳的那雙手。清場建立在強權之上,縱然合法,卻永遠無法合理。
目睹螢幕上的小男孩遭到老師責罰,大家都會感到憤憤不平,為他抱屈;為何對於這個城市的種種不合理不公義,卻如此無動於衷,而單單指責佔領行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