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The Concordia Connect

一群香港留學生所發起的獨立青年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theconcordia 網誌

社運

成大事應該「厚黑」

成大事應該「厚黑」
廣告

廣告

文:志達

所謂厚黑,大部分人的認識是「面厚心黑」,卻是錯誤了解了李宗吾『厚黑學』一書中的理論。真正的厚黑大師,是面上貼住聖人的簽名,底裏要做得夠狠。而其實所謂「厚黑」亦只是一種在不同手法之中保持行動一貫性的學問。

用厚黑研究政府,官員「厚」住面皮提出袋住先、民調,多數人意願,等等牽強的藉口來推搪香港人的民主訴求;而同時利用「黑」警展示威嚇的一面希望可以趕走市民。據書記載,這乃「厚如城牆,黑如煤炭」的最皮毛的功夫,謂「城牆雖厚,轟以大炮… 煤炭雖黑,顏色討厭」。意思大概是做事方法不得民心,厚黑起來惹人討厭,事倍功半。所以,佔領行動一路得到多方忍讓甚至默默支持。

佔領行動的成功,與「厚」一字的正解接近,所謂「厚而硬」。這正是面對指責和打壓時,不單止要硬接,甚至要自找苦頭來吃,兼且不倒下,以換取民心。李宗吾以劉備「分我一杯羹」比喻「厚」的意思:厚並非強硬不接受別人意見,而是承受不公平對待時硬撐過去。所以社會動向最支持佔領行動時,就是警方用催淚彈清場的一天。全球傳媒爭相報導的亦是香港人抗爭用到的和平以及藝術,幽默等等。

至於佔領者的「黑」,需要慎用。據書形容,「黑而亮」,要像曹操一樣黑到四方豪傑都慕名而來才算成功。學聯上京?未夠黑。衝擊立法會?黑錯了。所謂黑,是背著別人的手段。厚黑一道,亦就是一明一暗的兩手應對。台灣「太陽花學運」的衝擊事前毫無半點風聲洩露,加上一次夠黑得手,仍要事後大力地利用厚來正其行動目的,方以理服人。反觀香港,無論上京抑或衝擊立法會都欠缺了那種突發以致一氣呵成的元素。這情況就會落得被人認為有勇無謀,甚至自己成為了被群眾指摘的一方,糟蹋了本身厚出來的籌碼(亦是因為如此,才會有其他佔領者緊張之下反口譏之,而非放冷箭)。

『厚黑學』一書提到,劉備曹操兩人剛好一厚一黑,幾乎可平分天下。正因如此,大眾才緊張維持現在佔領人士和政府之間的局勢。可是若然佔領者要再下一城,就必須謀定而後動。而且必須暗地裡,趕緊,不及對手任何機會反擊地部署行動。因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香港特區政府在政改的問題上只是一個傀儡政權,真正的掌權者是中共。而這個對手,比特區政府要難纏一百萬倍。

中央一直不表態為「厚」,給人一種正在忍耐的假象(亦是她為了出手製造的契機);而中央最可怕的卻是她「黑」的手段,因為人命在中國根本不值錢!只要繼續等待,去到某日忽然武力鎮壓,香港人甚至世界各國亦無可奈何。任由局勢發展下去,卻無損中共元氣!

『厚黑學』中亦有提到一些諸如合縱連橫的,合力主義的,化解矛盾的等等不同學問。大致意思是讓各人都依自己的方法一致向同樣的對手發動攻擊。小事上(如現在不宜聲討同為佔領者的其他派別等)這些合作技巧是理所當然。至於大事上的運用,以我之庸質,實在未有頭緒… 唯有分析一下現在發生了的事情,希望能為其他人帶來點點想法。

The Concordia Connect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