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亞視仆街了,又如何?

廣告
亞視仆街了,又如何?

廣告

對於亞視,我之前的印象當然是張家輝那句「仆你個街,亞視嚟嘅喂」,現在則是這五個字 :「執_左佢啦」。老實說,我與亞視非有深仇大恨,也曾有《我和殭屍有個約會》、《百萬富翁》等「美好」童年回憶 ; 又不是被生活與工作壓得扭曲、抱著「睇人仆街最快樂」的那種人,故此一直只抱隔岸觀火的看戲心態而已。然而,昨天爆出的借錢醜聞,可真是超乎想像。

員工由債主變成債仔,原是狼狽債仔的高層,就搖身一變成為放貴利的吸血鬼。於現今「偽術」社會,荒謬的程度一天天刷新最高紀錄。現在我也真想看見亞視仆街——股東個個身家豐厚,仍不肯費九牛一毛去出糧給下屬 ; 扼殺員工的辭職權,卑劣地單獨對員工施壓,哄騙他們簽下借據 ; 加之節目……我不知,因為根本不會有人去看——而這樣的一個垃圾電視台握著寶貴的免費電視牌照。

有心有力去做電視台的,被拒於門外 ; 說好了的另外兩個免費電視台,不見影蹤 ; 已經從骨子裡透出棺材香、被全城以嘲諷或唾棄的眼光看待的,仍死要霸著一席位——不特止,還唯恐這臺戲不夠精彩,日日新搞作,比其節目精彩千倍。

半份糧,袋住先 ; 尋找白武士——質素每況愈下的紅色電視台,需要的不是打救她的白武士,而是一個使她早死早超生的死神 ; 提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同亞視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再旋即被踢爆該組織不只建制味濃,還跟聯合國無實質關係。連場好戲,教人看得欲罷不能,TVB電視劇與之相比,算是什麼東西?

能親見亞視仆街,固然有一時快感,但過後又感到無盡空虛。倒了一個亞視,有千千萬萬個亞視,根本政權與市民的需要是不同的。觀眾要的是娛樂、質素,政權要的是維穩 : 最好所有電視台一起播歌功頌德的《XXX焦點》 ; 看完劇集中「阿媽見個仔餓、煮碗麵過佢食」的情節後,觀眾感到溫馨而滿足,大家都應愛回家,幹嘛要睡街、爭取什麼真普選? 撕裂家庭就不好了,沒有什麼比一個平凡安定的家來得好 ; 青年人上不到樓,一定是因為買太多消費品,節儉一點就好了。

由此,用入屋入戶的維穩是但新聞、用師奶式家庭劇,麻醉每個疲於生活的市民。愈來愈容易滿足,愈來愈軟弱,寧願做平凡的順民。

想睇亞視仆街的人,只是基於一種類近濫情的廉價正義,就好似看見電影中的大反派終於折墮了,不由得大快人心。

看看現在無線與亞視的畸型關係,就知道真正的問題,並不是除去一個、或兩個電視台就能解決。本應是競爭關係的兩個電視台,彷彿一夕間變成血濃於水的兄弟,還有傳無線會為亞視拍一條加油短片。一來有亞視繼續墊底,無線可繼續一台獨大 ; 二來,事實上大家都為同一個老細打工,致力維穩,相煎何太急。我又想起去年兩台的世紀之戰 : 無線播大陸版西遊記時,亞視亦以16年前拍下的《我和殭屍有個約會》迎戰,不相伯仲,難分高下。雖無線不及亞視般潦倒到拖糧,論本質,還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不過,還是不應該將電視台或媒體妖魔化——有什麼樣子的政權,就有什麼樣子的主流媒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