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求學筆記(二):中東石油國之移民政治

求學筆記(二):中東石油國之移民政治
廣告

廣告

移民(migration),從來都是政治。本筆記要講述的,乃中東六個石油輸出國的移民政治。

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GCC)之移民概況

GCC包括六個成員國:巴林(Bahrain)、科威特(Kuwait)、阿曼(Omen)、卡塔爾(Qatar)、沙特阿拉伯(Saudi Arabia)及阿拉伯聯合酋長國(UAE)。此六國之地利優勢,就是擁有豐厚之石油資源。而在其工作人口中,外籍勞工佔大多數。在二〇〇八年,外籍工人佔六國總工作人口超過百分之六十六。其中在卡塔爾,百分比更高達百分之九十四。而總人口方面,在沙特阿拉伯,外籍人士佔了百分之二十七,屬於六國中最低。最高的依然是卡塔爾,佔百分之八十七。某些外籍移民或許已久居在六國,但不會得到居住國之國籍,無法成為公民。

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該區某些國家已開始引入外籍工人。例如巴林發現石油後,便聘請英美的專業人士擔當管理及高科技操作之職位。而大批移民也從伊朗及印度湧入,擔當文員等較低技術之職位。

一九五〇至七〇年代:阿拉伯移民挑戰王權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大批移民開始從其他阿拉伯國家湧入六國,當中包括巴勒斯坦人、約旦人、埃及人、敘利亞人、伊拉克人及也門人。以巴衝突爆發,令巴勒斯坦人出走。出於道義責任,卡塔爾、科威特及沙特阿拉伯的石油公司特別聘用大批巴勒斯坦人。而不少埃及移民則擔任教育工作。

這些阿拉伯移民為六國帶來強大的勞動力,但同時也引入了政治衝擊。例如在科威特,巴勒斯坦移民參與當地的政治活動,加入學運及地下政黨等。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法塔赫分支(Fatah),正是由阿拉法特(Arafat)在科威特成立。而在巴林,埃及移民帶來了阿拉伯民族主義,挑起了巴林人的阿拉伯民族情緒,伊拉克的移民則帶來了組織工運的經驗。

阿拉伯移民引入泛阿拉伯主義(Pan-Arabism),衝擊六國之王權統治。所謂泛阿拉伯主義,乃由埃及總統納賽爾(Nasser)發揚光大。泛阿拉伯主義宣稱所有阿拉伯人應該稱兄道弟,海灣六國之國界乃是殖民地統治留下的痕跡,造成分裂。既是兄弟,則六國應該打開大門,歡迎所有阿拉伯移民。豐富之石油正好提供了機會,使各阿拉伯國家得以互補不足,共同開發,推動整體工業化,邁向繁榮。假若六國王朝限制自己的兄弟移民,將會發展成不事生產的「食利國」(rentier state)。此等論述,不但為阿拉伯移民所擁戴,連六國本地人也支持。加上納賽爾推動左翼的國家主義(statism)及發展主義(develpmentalism),批評王權乃殖民地之附庸,屬於舊時代產物,六國王室政府因而受到極大衝擊。

一九七〇年代打後:移民換人,王室鞏固

一九七〇年末,埃及與以色列簽訂和約,令其與其他阿拉伯國家關係變差,無法再當地區首領,泛阿拉伯主義因而開始沒落。而華盛頓共識(Washington Consensus)興起、第三世界不結盟運動(Non-Aligned Movement)分裂,統統令以埃及為首的國家發展主義模式受到重挫。

六國王室政府意識到阿拉伯移民帶來的衝擊,因而開始推行移民多元化(diversification)政策,轉而從亞洲引入移民勞工。亞洲勞工主要來自印度及巴基斯坦,也包括南韓人等。亞洲人由於文化差異、語言不通,因此不會投入參與當地政治,也難有動力爭取公民權。一九九〇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巴解的法塔赫宣布支持伊拉克,而也門則保持中立。此舉觸怒科威特及沙特阿拉伯,兩國分別驅逐大批巴勒斯坦人及也門人。事件亦令海灣六國公開摒棄泛阿拉伯主義,嚴格限制阿拉伯移民。

引入大批亞洲勞工,取代阿拉伯人,令王權越趨穩固。由於亞洲人難以融入社會,政府也故意阻止融合,移民終究只能是過客,缺乏一切權利。移民勞工付出勞力建造大型基建,幫助國家經濟發展,政府卻無義務責任為他們提供福利。因此,王朝可以保持較低的國民數量,從而減輕收買人心的財政壓力。(六國由於可以大量出口石油,因而不用收稅也能為人民提供大量福利,令人民少有爭取政治權利,此乃「食利國」之特色。數年前爆發的阿拉伯之春,改變了此狀況。)此外,亞洲移民也能團結國內人民。由於大批移民壟斷了不少職位,令國內人民產生仇外情緒,激起了內部的民族主義,一致排外。政府一方面繼續推行移民政策,一方面樂見國民排外,亞洲移民因而成為了團結國家、穩定王室的代罪羊。但亦有學者指出,以巴林為例,縱使巴林人確實不滿亞洲移民,甚至間中出現排外衝突,但他等其實明白王權政府方為罪魁禍首,因而開始起來反對政府的惡策。

小結

從上述可見,移民從來都是非常敏感的政治議題。讀了上述一點有關中東的移民政治,不知道看官會否想起自己身處的香港呢?

參考文獻
Baldwin-Edwards, Martin (2011). “Labour immigration and labour markets in the GCC countries: national patterns and trends”. Kuwait Programme on Development, Governance and Globalization in the Gulf States.

Chalcraft, John (2010). “Monarchy, Migration and Hegemony 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Kuwait Programme on Development, Governance and Globalization in the Gulf States.

Louër, Laurence (2008). “The Political Impact of Labor Migration in Bahrain”. City & Society, 20 (1), pp. 32-5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