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齊柏林

經典搖滾樂迷,貝司手,樂評,球迷—俱為業餘。正職為手機應用開發者,全因為了兩餐。 網誌

生活

亂步日本:幽靜樸素的湘南

亂步日本:幽靜樸素的湘南
廣告

廣告

二零一三年(冬)

湘南之旅是我自己第四次個人日本自由行。這一次跟之前三次非常不一樣:之前三次都是衝著一些戰國或幕末的歷史點而安排計畫。而這一次湘南之旅,則是一齣活脫脫的「打工仔洗假搵地方去行下」的老掉牙好戲。

所有安排都是隨意而來,大概就是國泰Fanfares訂了飛成田的航班,然後找一個在東京都心附近可以玩兩天的地方⋯⋯最後我選了湘南而放棄了輕井澤(總覺得輕井澤是應該留待有女伴才去,嘻嘻)。

真的很隨意,連紅葉都只是碰巧撞上,還要撞正旅程正式開始的那一天就是長谷寺夜楓的首夜(即第二天。第一天都是用來搭車),以及江之島那個「湘南之寶石」的點燈儀式(都是在海報看到才知道有這回事,我跟本就沒有安排要去嘛),運氣還真是相當不錯。

一般人都會跟你講,湘南鎌倉是一個很適合一日遊的地方,大概就是你在遊東京時要找一天去遠一點的地方透透氣時,湘南就是一個極佳的選擇。

我則認為一天是太短了。雖然說我是碰上了紅葉,使湘南變得多姿多彩。而且在湘南的兩天兩夜時間之中,有一個下午我只也是隨意的走了些舊路。但我認為,你還是安排兩天時間給這個清幽憩靜而又鈍樸的鎌倉古都比較好。

因為在這裡你走不快,也不應該走得太快,而你也一定不想走得快。

日本的城市來說,我是京都的絕對擁護者,這當然跟幕末史跡處處很有關係。然而,在我離開鎌倉之旅約幾個月之後,突然發現鎌倉的氣質要比京都多了一份低調內儉的可愛,令人非常懷念。同為古都、也許鎌倉幕府年代比較久遠,沒有京都的那一份繁榮及輝煌味道。它樸樸實實就是一個幽幽古都,有點點魯鈍,但不失大體。

對比京都諸如清水寺、金閣寺等大型而又美不勝收的寺院,鎌倉密密麻麻的卻是一個又一個無甚趣味活像草蘆的小寺院。即使是規模相當大的円覺寺,仍然不失它的樸實及用以舉行坐禪會的知性氣息,而且夏目漱石之墓也在鎌倉呢:這就是鎌倉擁有一份京都所難以感受到的實在感。京都,是用來膜拜;鎌倉,卻是可以親近。

如果京都比擬成一個貴人,鎌倉就比較像在一個隱士。

雖然鶴岡八幡宮也是美倫美奐,但當你看著和式的婚禮在進行,一對又一對的新人進場,這種「必要的修飾」感覺又變得樸素了起來。

我的湘南之旅從藤澤的酒店出發,先到鶴岡八幡宮及源賴朝之墓,再乘江之島電鐵到了鎌倉大佛(跳過長谷寺,留待夜楓)、然後在稻村之崎站下車,走到了海濱。

京都府很大,上京區以至天橋立我還未到過。但我遊京都巿時,腳程用得很多,走過了京都的商業區、各級住宿區。跟東京很不同,但鎌倉也跟它不同。鎌倉的海濱「七里之濱」也有長長的別墅區,但它離海濱太近,但真很近,海風跟海浪把壓迫感都打散,剩下是遠眺富士山的雄偉及江之島的特色。

我在中午十二時許到達海濱,就一直待在那裡慢慢的走了幾圈,吃了個牛扒作午餐(你少管我為甚麼要在日本吃牛扒),便一直等到日落完結的「藍色時刻」,才到長谷寺看夜楓。

在長谷寺的夜楓擠擁了一回之後,再到江之島看看這個「湘南之寶石」。而第二天就是在北鎌倉車站及鎌倉車站一帶的各式寺院,可惜我因為腳程及不願走來回山路,沒有走到源氏山公園。

我想我應該還會再到湘南一次,起碼我仍然還沒有好好的走一遍江之島,而且我也想試試走一遍七里之濱,以及鑽進湘南及鎌倉更多非遊客的地區,再一次慢慢的呼吸多一次湘南及鎌倉那種安逸及秀氣。

按:本人見識少,其實在最近才知道為甚麼《男兒當入樽》的景點是在湘南而不是湘北⋯⋯因為「湘北」是不存在的!而「湘北」其實就是「湘南」!而又,雖說不停在講湘南的秀氣,但其實我住在藤澤的酒店相當靠近一間夜店,還看到有女學生身穿校服戴著口罩去上班呢!(嘻)

雜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