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沛然 Chan Pierre

希望能成為全職足球員,業餘寫電腦網頁和手機程式,興趣是做醫生。 那些年因為足球而加入醫生公會,2014年至2016年當上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2016年起成為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檢討醫管局(一):管理及組織架構

檢討醫管局(一):管理及組織架構
廣告

廣告

「山頭主義」是什麼?

並不只是諸侯割據那麼簡單,用最近醫管局在2015年初公布的各專科門診輪候時間開始說故事。

各專科門診輪候時間 連結

不同醫院同一專科門診輪候時間可以差天共地,骨科由40到160星期四倍時間分別,精神科由21至125星期六倍分差。我說輪候時間還可以量度,有更多不能容易量度的東西分別可能更大,例如資源怎樣分配、人手人數(醫生護士支援人員)、升職機會、培訓機會等,在七個聯網都可以差天共地,根本原因就是管理問題。

我觀察到架床疊屋的管理組織架構

相關報導

一判是政府;
二判是醫管局總部;
三判是七大聯網總監;
四判是幾十間醫院院長;
五判是各部門主管;
六判是各分科主管;
七判是「中層」人士,例如副顧問醫生;
八判是終於到最前線醫生。

自從幾年前大家叫着要打破 「山頭主義」,總部不知不覺間加了很多行政職位名稱,如聯網總監 CCE, Chief Managers, Senior Managers, Managers, Service Directors, Q&S Office directors, Deputy directors,我曾經幾年前去信問究竟總部,究竟有多少臨床醫生被抽調做行政工作?

結果沒有實質的回覆,還有當數非臨床行政人手時,並不計算有立部份主管級和顧問「臨床」醫生,縱使有一半甚至九成時間開會,他們仍然算到「臨床」那邊的。

只打破 「山頭主義」有用嗎?

醫院管理局成立廿年後,好像七個諸侯割據,但是在三十年前政府醫院年代,強幹弱枝政策也是另一個極端另一種痛苦, 很多人不知道或不記得當年中央統籌的僵硬官僚文化。所以我認解決問題的方法,並不是只叫着「打破山頭主義」口號,我建議有二,一是有效監管 :方法是透明,二是輪換制度。

我的建議

我認為沒有簡單方法可以解決「山頭主義」問題,正所謂「你有張良計,我有過長梯。」

所以我建議:

一) 有效監管 : 方法是公開透明, 你看只透明化了專科門診輪候時間,大家便幫眼監管,各聯網便開始自動調節了;
作為大判的政府,每年給二判四百多億,沒有理由不能過問、不去問怎樣花掉納税人的錢;也不能花了錢便將責任推給二判。

二) 輪換制度:好像政府公務員般,將 三判CCE (聯網總監), 四判 HCE (醫院行政總監即院長), 五判 COS (部門主管), 六判 consultants (顧問醫生), SMO/AC 等有系統有規矩地調動輪換,例如任期不超過六年,便不會有山寨王或諸侯割據的出現。

其他相關文章:

陳沛然醫生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