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洪麗芳

基督徒,堅信信仰不只口說,更要行動。深愛文字。 你不用同意我所有的看法與感覺,就當去認識,除了你以外另一種人思考的模式。Facebook: 洪麗芳-Charis Hung 網誌

社運

那一天,我的絕版波鞋掉落在差人身旁

那一天,我的絕版波鞋掉落在差人身旁
廣告

廣告

「呀媽,樓下點解咁嘈嘅?」傑仔呵欠連連。
「哦~而家差唔多每個星期六就有啲咩光復行動,趕走啲水貨客。成兩點幾喇喎,起身未?」

傑仔行到窗邊,以為自己樓下有恐怖襲擊,百幾個警察嚴陣以待,而且不斷有增緩。幾條行車線已經被封鎖,示威者不斷嗌「黑警!黑警!」,間中夾雜粗口,「X你老母,落地獄!」、「還我香港!689落台!」警察不斷重覆廣播「你地而家係非法集會,請盡快離開,否則警方有權拘捕你地。重覆,你地而家係⋯⋯」

除左示威者,遠處亦有群眾圍觀。大家都拎住手機,有啲影相、有啲拍片、有啲update緊fb消息。突然,一陣騷亂。唔知係有人衝擊防線定係警察首先開拖,總之胡椒噴霧、警棍又此起彼落。場面都幾暴力,不過傑仔已經無咩感覺,呢啲事幾乎三不五時就發生。一個人如果喺垃圾山生存得耐,都會漸漸聞唔到臭味。傑仔初初都覺得恐怖、驚慌、憤怒,但而家已經下意識覺得「係咁嫁啦,好出奇呀」。傑仔只係覺得好攰,琴晚返夜更,今朝六點幾先返到屋企,打算返房再瞓一陣。

當傑仔轉身,似乎撞到某樣野。回頭一望「仆X!我隻Air Jordan絕版波鞋呀!!」眼見隻Jordan急促由三樓墜落,再大力回彈一下,最後落喺防線附近。傑仔嘅心都好似遭受重擊一樣,震左一下。不幸中大幸係樓下正處於混戰,無人留意隻Jordan,如果唔係被人告高空擲物就麻煩!

點算呢點算呢,傑仔來回踱步。好想落去執返隻鞋,但又醒起好多新聞啲人都係因為想執返手機、甩左嘅鞋、袋呀等等,最後被警察捉左,charge佢地襲警⋯⋯仲有啲搞到爆哂肛,女仔都一樣無法避免。望住剩返一隻嘅Jordan,佢好似不停訴說佢嘅孤單、唔完整、對我拆散佢地嘅怨恨⋯⋯最重要係傑仔用左成五千幾蚊買返黎,而家跌左一隻,即係岩岩跌左成二千幾蚊落街,即係等於白白返左六、七日工。咬一咬唇,額角標汗嘅傑仔決定落去搵返Jordan。

「你去邊呀?」傑仔呀媽大叫。
「我去拯救Jordan呀!!」

當傑仔落樓下。場面已經被警察掌控,路邊有啲示威者用緊水沖眼。傑仔一早知結局會係咁,鬼咩,香港人和平開,又無武器、又唔可以還手,最後實俾人㩒住黎打嫁。每個星期,呢個情況總係不斷重覆,而結局永遠好似TVB膠劇咁毫無新意。唔知呢個情況仲要僵持幾耐。聽講政府遲啲仲打算出動水炮,無錯,我地個政府係唔會解決問題,只會解決提出問題嘅人民。究竟香港人最後會死心認命,定係會被政府逼到發癲暴動呢?

不過呢一刻呢啲野對傑仔黎講都太遙遠,當務之急係搵返心愛嘅Jordan。就好似感應到Jordan強烈嘅呼喚,幾分鐘之後傑仔已經企喺Jordan前面。但有個難題,好死唔死Jordan竟然跌左喺個差人側邊⋯⋯Jordan似乎發出求救訊號,傑仔向上望,見個呀sir都相貌堂堂,少少正氣。於是鼓起勇氣,硬住頭皮,「呀Sir,我住樓上嫁,唔小心跌左隻鞋落黎,就係你隔離嗰隻,你介唔介意我過黎執返‌?」呀Sir見傑仔成個毒樣咁,都唔似嗰啲所謂有志氣嘅社運仔,於是打算放行,點知傑仔前腳都未踏入防線,幾枝胡椒噴霧已經射過黎,「頂,好X痛呀!」。示威者即刻拉住傑仔扶佢坐埋一邊,幫佢洗眼。「Shit,佢地明明見到係個呀Sir俾手勢叫我入去!」除左傑仔憤怒,叫傑仔入去嘅呀Sir都好錯愕,只有噴胡椒噴霧嗰幾個呀Sir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擊退左ISIS。

十五分鐘之後,傑仔呀媽拎住隻Jordan出現喺傑仔眼前。傑仔擘大口,想問呀媽點做到,但由於太驚訝,咩都講唔出。媽媽好似識心靈感應咁,霸氣咁話「死蠢,你認自己做藍絲咪得囉。話頭先唔小心跌左野,再讚佢地盡忠職守。講句辛苦哂,搞掂!」

雖然Jordan最後都返返傑仔身邊,但佢一啲開心感覺都無。只係覺得好荒謬好荒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