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規劃

不必機三跑,也可衝上雲霄

不必機三跑,也可衝上雲霄
廣告

廣告

以前啟德機場近我家,每逢考試季節,機場除了是喊苦喊忽送別親友的傷心地之外,便成了莘莘學子發奮圖強,又或是曠男怨女依泣的勝地。

九七年七月一日,機場一夜搬到赤臘角去。因電腦系統未搞掂,那兩天三夜,亂象橫生。有人說不如把部份航機改回啟德升降解燃眉,以待新機場系統穩定後才使用。但這關乎國家尊嚴問題,不能丟臉。因為有說,英人留下給中國政府的,是一個先進無比的機場,一個玫瑰園,一個擁有一切西方文明美好的香港。中國政府能否駕馭,又或是不懂打理而變成落後的摧花手,成了一大考驗,全球注目。數天後,系統穩定了,飛機正常升降,一切都好像上手了。

今天的啟德,變了遊輪碼頭,大而無當,配套落伍,徒有外表。今天的新機場,在環評司法覆核未有結果,航空吞吐未知可否擴大的情況下,以融資方案、增收用者建設費、十年不給庫房上繳利息等等手段,意圖繞過立法會與市民的監察,透明度低到像近日霧鎖的維港。黑箱看不透,只能用手搖動以知箱中有物。不能言全,但有物。市民懷疑的話,他會給你回句:多謝大家關心,請給予我們空間。

追求先進與文明,曾幾何時是這個城市引以為傲的事情,也是某種超越國家民族空洞化的代替品。我們過去一直掛在口中的是卓越。但卓越來到今天好像做不住,只能指望那跟日用品一樣平凡的莎莎。平庸雖然可以有反精英的身位,但平庸以反精英為托辭下,其實更多淪為無志氣,甘於低俗與犬儒。

追求卓越與美德,與平凡是沒有衝突的。它應是我們欲達至快樂與健康的個體和社群生活的目標。近年,香港人多有結聚怨氣但未及長遠建立正義底氣的行動。如此做去,大業即使在天荒夜譚中被實現,到時我們也可能後悔自己也丟失了改過自身從良的本性。爛蘋果政府每下愈況,挾著的其實是民族國家主義的天朝狂傲,以流氓的手段一味靠嚇。著實,她的恫嚇是帶刀帶槍的,滿腦子只有省港旗兵。唯有清心的人,才能見上帝,見天地,見大同。

衝上雲霄,不一定要用機三跑;即使要建,也要從我們看得見、白海豚住得下的條件下從頭開始才是。

原圖自《衝上雲霄2》電影海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