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香港三跑全球最貴之謎

廣告
香港三跑全球最貴之謎

廣告

攝:Manson Wong

自從上周特首會同行政會議拍扳通過機場第三條跑道工程後,漏洞越揭越多:原有雙Y型客運樓被靜悄悄削去一半,機管局隱瞞項目經濟評估和投資內部回報率,梁振英婉轉承認空域衝突未解決而只能對內地政府「信住先」。究竟這項本港有史以來花費至鉅的基建項目,還有多少未見光的內情?

機管局預計三跑項目投資1415億元,數目大得超乎一般人想像,腦海只會泛起很多個「零」,認清真相的最佳方法莫如比較國際上同類項目。

當今國際機場加建跑道項目較可比的有三個:澳洲布里斯班市、加拿大卡加利市和廣州白雲機場。這三個機場都是新增一條跑道和配套設施,布里斯班的新跑道長3300米,卡加利4270米,廣州和三跑一樣是3800米。以總造價而論(以下全以港元計),三者分別為80億、124億和235億,香港三跑所需的1415億約為它們平均造價的10倍。若以跑道建成後每年新增航班起降能力計算,該三個項目平均每新增一次起降能力需投資8萬元,香港三跑則需71萬元,而這是假設沒有空域限制,百份百達到設計能力的最理想狀態。

為何三跑造價全球最貴,效益全球最低?眾所皆知,澳洲和加拿大是工資高物價貴的發達國家,所以三跑全球最貴的謎團不能單以各地工資物價不同而敷衍過去。要解開謎團,須從三方面入手。

一、地理環境超極限 - 四個項目中唯一需要填海造地的工程是香港,光是從珠三角購入和運輸海沙已經用去龐大資金,再因為對海洋生態的破壞,要用上複雜的填海技術,還要用最昂貴科技滿足環評許可證所列出的幾十項附加條件以減少空氣、噪音、碳排放等種種污染。這除了說明本港地理條件不利於興建大型基建外,更說明我們已推到環境承載力的極限。這猶如面對一個在十幾年前拿了奧運金牌的跳高選手,你逼他再跳高一公分,不但是挑戰極限,更容易受傷。三跑的天價是其他城市的十倍,正是反映了工程難度和對環境生態避無可避的傷害。

二、工程能力超負荷 - 從前特首曾蔭權提出興建十大基建至今,項目超支延誤已成常態,估計總超支額逾1600億元。這是清晰不過的系統失誤警號,証明本地工程能力無法承擔改政府硬推的工程量,可是深梁振英班子依然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三跑工程量是高鐵的兩倍以上,必受同樣問題困擾,負責預算的機管局為求自保必然報大數,承建商為了減低風險必定抬高投標價,如此惡性循環,最終由市民埋單。

三、獨立王國自把自為 - 運房局委託機管局全權負責三跑工程,成立協調辦公室,只有五名工程師,這就是目前政府對有史以來耗資最鉅工程的監管機制。相比之下,港鐵進行高鐵工程須受路政署監管,路政署再聘請獨立工程顧問定期審查,尚落得巨額超支延誤不報的下場。張炳良局長是外行人,政府無心亦無力監管三跑,惡果已經浮現,因為投資預算全部由機管局自把自為,而機管局管理層是利益相關者,即使不涉中飽私囊,也有極大誘因推高預算以逃避責任。從機管局過去幾年挪用數以億元聘請顧問而毋須問責可見,公眾實在難以知悉1415億元預算中有多少假大空,所謂接受立法會監管只是敷衍公眾的煙幕,從高鐵醜聞已可盡見立法會的「馬後炮」角色。

機管局總裁林天福豪言,機管局會「一力承擔」項目超支。機管局資產全是公共財產,運用公共資產抵押回來的借貸,與運用政府賦予的公權力徵收的費用,都是不折不扣的公帑,難道林總裁用他的近千萬年薪承擔超支?將過千億元項目付託給一個把公產視作私人王國的管理層,大家放心嗎?

人人監機會委託浸會大學剛完成民意調查,全港近七成市民贊成擱置三跑項目,設法善用現有雙跑道系統,這是跨階層的共識。政府懸崖勒馬,就在今天。

原文刊於《明報》論壇版2015年3月25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