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生存本身就是價值

廣告
生存本身就是價值

廣告

最近,遇見一道難題,害我苦思好幾天,事情是這樣的:早前,電視台監製正籌備專題節目,內容大致圍繞「香港消失中的價值」。而很慶幸,野豬的題材被納入考慮之列。於是數月前和監製漫談起來,研究內容的報導角度和拍攝的可能性。

一談動物的價值,大家大概已經立刻聯想到家中的寵物,牠可能是一頭八哥、一頭唐貓、一頭鸚鵡,甚至可能是一頭刺蝟,牠們是養主的伙伴,同時也可能是養主的親人,價值就是提供心靈寄託;而牛耕田、馬拉車、海豚表演,順理成章也變作人的生產或生財工具,價值不言而喻,但野豬呢?牠們作為香港陸上最大型的哺乳類動物、悠久的原居民,為何長久以來彷彿被視作為垃圾,生下來就註定遭捕獸器殘害或娛樂獵殺嗎?

假若,牠們的價值僅只於此,我們「關注組」守護野豬的理據又是什麼?原來,一談「價值」兩字,無可避免我們便墜入以「人為中心」的思想,一樣東西是否有價值,視乎它能為人類帶來多少益處。例如,一頭牛能為人類開墾數畝地,人類才會認牠有「價值」,在經濟的巨輪下才有得留低。而對絕大部分人來説,野豬不事生產、又不能慰藉心靈,甚至有時搗蛋破壞農作物,價值該是負數,留低與否無關痛癢。然而,我認為不是,這絕對是為數不少的人對野豬、甚至對動物的誤解和落後看法,大家請記緊「生存」本身是價值,每樣生命的個體誕下來已享有價值和權利,而同樣我們不會漠視一些失去自由意志、天生腦部殘缺的人類的生存權,守護他們的基本權益,動物亦然。

機緣巧合下,因阻止一隊民間的西貢野豬狩獵隊於大圍行動, 「香港野豬關注組」於2013年11月成立。不諱言,我相信這是全球首個關注野豬權益的組織, 而動保就是社運,所以組織運作以來除強調與前線義工有密切的聯繫外,更會擺設街站、落區講解及派發單張,進行不同形式的地區教育,我期望日後和末來的日子市民遇見野豬出現,不再認為牠們是沒有價值的生命,而至少具體地能夠做到以下五點,一起守護我城的身處弱勢的牠們:

1. 保持冷靜
2. 不需驚慌
3. 切勿報警
4. 讓路給牠離去
5. 最重要:享受這次的偶遇

謝謝大家!

原刊於寵藝透視 Pet Arte #5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