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沛然 Chan Pierre

我是足球員,業餘寫網頁,興趣做醫生。 那些年因為足球而加入醫生公會,2014年至2016年當上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2016年起成為立法會議員。 網誌

政經

不敢同意的「同意書」

不敢同意的「同意書」
廣告

廣告

作為醫生工會會長,天不怕地不怕,為同事連老闆都敢得罪。可是我卻很怕去銀行,因為怕看細字條款,包括股票、保險單的細字附件,或銀行信用卡申請表的細字條款,我真的沒有心機和時間去理解那些文字。 近來有太多人重複問我同一個問題,正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最近發了一個惡夢 ......

我發夢是個前線巴士司機,有一天總部突然對車長說,如果有人要乘坐巴士,為了「保護」乘客,要我們向每位乘客解釋乘坐巴士的風險,並簽署同意書,在咨詢前要硬推。新同意書有以下幾項新措施:

  1. 有三版A4紙,共1500個中文字;
  2. 要包括一般和罕見的風險;
  3. 要認真寫下乘客所提的問題,和同事的回應。

我在夢中大膽向管理層提出三大疑問 和 三點建議。
三大疑問:

疑問一,新同意書有三版A4紙,共1500個中文字,乘客簽了名,即是認同三版紙千多字的文件,出了事乘客要負責,不是管理層問題。但是無論寫得多麼詳盡,也會有人說不明白、不清楚、無法細看千字文。

疑問二, 我試過朗讀1500字一片要花上七分鐘,不理乘客能否理解,如果同事沒有解釋清楚,就是同事負責,不是管理層問題。

疑問三:聽聞有另一個車站的車長强烈反對,管理層對他們說暫時不需要必須跟從。但同一時間,管理層又向不同車站硬推新同意書。是否用「暗渡陳倉」式令「米已成炊」,而最終使反對的車站車長屈服?

如果說坐巴士會死人?還要逼人簽同意書,簽完會敢坐那輛巴士?管理層要求包括的一般和罕見重要的風險,我試試在網上找找巴士事故的資料 [註1],原來坐巴士是「很危險」的:

一般風險:

  • 車輛衝燈,腳掣失靈;失控撞車,撞巴士,撞的士,撞貨櫃,撞房車,撞巴士站,撞貨車,撞小巴,撞電車,撼消防車,撞輕鐵列車,撞向大樹,迎頭相撞,造成乘客受傷。

重要風險:

  • 車長疑突然失去知覺,突然病發暈倒;
  • 被一塊塌下的大型磚牆擊中,巴士車頭及左邊部分車身被削開,整個車頂被大廈陽台底部削去,上層扶手設施等被折斷,玻璃完全粉碎,造成乘客死傷;
  • 失控衝上行人路,全車翻側,翻墜百尺懸崖,失事墮坑;
  • 突然冒煙着火,爆胎噴火,爆炸起火,燒成廢鐵;
  • 被拋出車外,連同座椅被拋出車外受傷,乘客被拋下明渠重傷;
  • 乘客準備下車時在樓梯懷疑失足滑倒,頭部撞向下層輪椅停放處重傷死。

此「新同意書」一役,可以作為反面教材,反映管理層如何沒有咨詢下決定新政,如何有同事强烈反對下硬推新政,怎樣用「暗渡陳倉」式令「米已成炊」。

我在夢中提出三點建議:

  1. 請管理層跟從自己定下的規矩,咨詢各層面的員工,包括主管級組織,「才」強制執行新同意書;
  2. 大幅減少同意書內重複而不必要的文字,令乘客可以在合理情況下理解同意書內容,使車長可以在合理情況下解釋同意書內容;
  3. 如果將同意書視為法律文件,應該給普通乘客和前線員工是足夠法律支援,以理解同意書內容。

突然間,夢醒了......

在夢中三版A4紙共1500個中文字的「同意書」,感覺就像保險單或銀行信用卡申請表的細字條款,是保障保險公司和銀行,我不覺得是保障顧客或前線員工。

第二次說穿了 [註2],「同意書」只是管理層將責任推給顧客的一個方法,簽了同意書,出了事顧客要負責,不是管理層的問題;若是前線員工沒有解釋清楚,就前線員工的責任,也不是管理層問題。其實前線員工是無辜的。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我十分同意向每位病人詳細講解手術的內容,講解將要做什麼?為何要做?做與不做有什麼風險有什麼後果? 以簡單說話100字便足夠了。這是醫生的責任,至少香港醫生會負責。

[註1] http://zh.m.wikipedia.org/zh-hk/九巴重大意外列表

[註2] 違反指引和犯法

陳沛然醫生
香港公共醫療醫生協會 會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