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齊柏林

經典搖滾樂迷,貝司手,樂評,球迷—俱為業餘。正職為手機應用開發者,全因為了兩餐。 網誌

生活

搖滾名人堂:任你紅黃藍白黑,就是容不下深紫色

搖滾名人堂:任你紅黃藍白黑,就是容不下深紫色
廣告

廣告

過去的一個週末,除了香港金像頒獎典禮引起了的點點爭議及話題之外,搖滾名人堂(Rock and Roll Hall of Fame)一年一度的名人堂入選典禮亦在美國時間週六晚於東岸克理夫蘭盛大舉行。

今年入選名人堂的包括披頭四中最後一位以個人名義入選的靈高史達(Ringo Starr)、過身一年多的地下天鵝絨(The Velvet Underground)主唱路瑞德(Lou Reed)、所謂的「流行崩樂教父」年輕歲月(Green Day)、藍調歌手比爾威德斯(Bill Withers)、保羅巴特菲爾德藍調樂團(Paul Butterfield Blues Band)、藍調結他英雄史提維雷禾恩(Stevie Ray Vaughan)、經典節奏藍調團體The "5" Royales,以及女搖滾標誌瓊傑特及其樂團黑心者(Joan Jett & The Blackhearts)。

繼續沒有深紫色(Deep Purple)。

罪無可恕的主辦單位

我們都很明白,這樣的選舉是每個人都有不同意見,可能是怎麼選都不可能令每一個人都高興。但要數這搖滾名人堂的「罪行」,卻是遠遠比「一百人有一百種看法」這種難搞問題惡劣得多。簡單舉個例,搖滾名人堂沒有深紫色,卻選了麥當娜(Madonna)、ABBA等等⋯⋯這就像德國足球名人堂沒有轟炸機梅拿,卻走去選了NBA球星勞域斯基及車神舒密加,然後再告訴你,大家對「對足球影響深遠的看法各有千秋,已在合乎有關方面規定的框架之下,盡力平衡各方意見」⋯⋯你當我白痴?

這群人跟本就從不鳥你。

名人堂的評選委員會包括了滾石雜誌的創辦人及大老闆簡溫納(Jann Wenner)。滾石雜誌本來就名聲不好:它們在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最火紅的年代把他們說成一文不值,但三十年過後當其他所有人都不鳥他們的評價,全都視齊柏林飛船為經典時,滾石雜誌又厚顏無恥地開始激讚齊柏林飛船的音樂及唱片。而溫納本身也是一個充滿爭議的人:他把一位寫手炒掉的原因是他撰文大力批評混混與自大狂樂團(Hootie and the Blowfish)。樂團所屬的大西洋唱片(Atlantic Records)在滾石雜誌下了很多廣告,溫納一怒之下便把這位寫手解僱。

深紫色的重金屬原罪

如此一個「不搖滾」的人,以「不搖滾」的手法去操縱搖滾樂界最有名的雜誌及名人堂委員會。

事實早已惡名昭彰的搖滾名人堂選拔的過程非常不透明,委員會中人亦跟業界千絲萬褸有眾多利害關係,評選亦非常偏向個人品味(或利益)多於樂界對音樂人所作貢獻的共識。簡單一例:滾石及搖滾名人堂都非常輕視重金屬。

深紫色跟齊柏林飛船及黑色安息日(Black Sabbath)被視為重金屬三大原型樂團。如果說齊柏林樂團為重金屬提供了重金屬的神袐主義(及一切現代搖滾樂的樂團基礎模型),黑色安息日提供了重金屬的陰暗破壞力及多用tritone的特色,深紫色則為重金屬帶來了華彩技術及參考古典樂元素的特點。

各團員們都是技巧非凡,而以深紫色的音樂造詣以及其影響力,在70年代打後的所有硬搖滾或重金屬樂團,有哪一個敢說沒有受過深紫色的影響?

「哎呀,爺爺我就是不喜歡重金屬。我不理其他人的看法,我就是偏偏不選深紫色,吹咩?」

連入選的樂手們都質疑

所有樂團都要在第一張唱片發行/二十五年後才有資格入選每年的名人堂候選名單。等了十三年才在2013年進入候選名單兼一舉進入名人堂的怱促樂團(Rush),天才橫溢的貝司手格迪李(Geddy Lee)在滾石雜誌的訪問中說:「老實講,我對深紫色沒有跟我們一起進入名人堂感到失望。我肯定如果沒有深紫色,紅心(Heart)跟怱促的音樂一定不會有今時今日。」 吻(Kiss)的貝司手兼主唱吉恩西蒙斯(Gene Simmons)在2013年說:「不選深紫色進名人堂是一種罪行。」金屬(Metallica)鼓手拉爾斯烏拉里希(Lars Ulrich)則非常的鄭重地說:「我唔會講甚麼政治那些東西,我只有兩個字要講:深紫色。(係有啲黃興桂,但人地本身講英文嘛)我就係要講咁多:深紫色。老友,講真既:深紫色。只係兩個好簡單既英文字。」Toto結他手史提夫路卡瑟(Steven Lukather)曾在訪問中惱怒地說:「佢地選派蒂史密夫(Patti Smith)但都未選深紫色?每一個細路學結他第一首學咩歌?(訪問者回答:Smoke on the water)而佢地居然不入選搖滾名人堂?」 槍與玫瑰(Guns N' Roses)的結他手Slash對於自己的樂團入選名人堂的看法是:「那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認為那是我唯一的一個個人偏見,我們怎麼可能打倒像深紫色那樣的樂團?」

2015年深紫色已經是第二十二年及格候選,卻只曾經在2013及2014進入候選名單,而且都落選了。年輕歲月?第一年就在候選名單,而且立刻就入選。那麼,相比之下,到底哪一隊對搖滾樂發展有發揮過更大的影響力?

不要跟我開玩笑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