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中大國是學會

香港中文大學國是學會於一九七五年成立,一直致力推動「認祖關社」運動,至今已有三十多年歷史,乃中文大學中一個以關注國家及香港事務為定位的學會組織。https://www.facebook.com/cuhkcss 網誌

規劃

機場第三跑道:政府的糖衣騙局

機場第三跑道:政府的糖衣騙局
廣告

廣告

3月17日,行政會議越過立法會的監管,直接排版批下了耗資1415億的赤鱲角機場第三條跑道興建計劃,而這筆資金中的一部分近491億更有可能會向出入境旅客收取,引起社會激烈反響。有人期望第三跑道能增加香港客運量,提升與臨近地區的競爭力;亦有人直斥政府花費公帑興建無用的大白象工程。筆者暫且無意去批判孰是孰非,反而要去揭示一些包裝在一層美好期望之下的騙局。

一:跑道效益騙局

政府聲稱通過計算之後得知第三跑道可以將每小時升降量提升至102班次一小時,比現時68班次一小時多出五成,真是簡單又想當然的計算方式。因為現時的機場升降量並非由兩條跑道平分,實際上第一跑道的升降量幾乎是第二跑道的三倍有多,第二跑道一直以來的升降量連20班次一小時都不到,又何以見得興建多一條跑道之後便會增加34班次的升降量?當年赤鱲角機場初成時,政府也說可以提供76班次每小時的升降量,實際上卻並非如此。現時要興建新跑道了,政府又故伎重演,只提供紙上數據,忽視所有實際因素以造出美好的期望給市民博取支持。

根據公民黨地區發展主任同時也是民航機師譚文豪提供的資訊,赤鱲角機場的問題在於與珠江三角等地的領空衝突而無法使用北面空域,限制了現時兩條跑道的升降量。匪夷所思的是,新興建的第三跑道是與現存跑道完全平行的,即是說要面臨同樣的問題之餘,還要面對同其他跑道上的客機搶奪領空的問題,第三跑道到底有多大效能,實在值得深思。

二:跑道用途騙局

政府聲稱興建三跑可以提升香港國際競爭力,以期壓制周邊城市,維持國際中心的地位,實際上真是如此嗎?依筆者所見,第三跑道無論是僅作降落用途還是升降皆可,其目標都是為了配合中國與其接軌,三跑不遠處便是港珠澳大橋,而轉機本身又是一門極為賺錢的生意,三跑恐怕一開始便是作為中國與外地各大城市的中轉站而服務。此外,轉機的需求在未來有可能是會持續上升的,中國總會越來越多城市的人要來香港轉機。到時三跑和港珠澳大橋結合,真是財源滾滾,但換來的卻是更多更多的遊客與擁擠的環境。

其次,三跑在未來甚至可作為香港爭奪領空的籌碼。廣州白雲機場也沒有配套的空域,卻也如香港一樣起了三跑,莫非香港政府害怕面子上追不上廣州而加緊腳步?實際上,珠三角航空問題一直都是五大機場的博弈及空域管制難有突破的問題,廣州,深圳,澳門,香港與珠海五地互相爭奪有限的空域。但隨著港珠澳的合作聯繫越加緊密,這種惡性的競爭循環終有一天被遺棄,屆時香港,廣州,深圳及澳門四大資方坐下商討空域分配又或者空管技術革新一天,到底擁有三跑是否可以分多一杯羹?或許香港和廣州便是抱著如此心態,在空域不足的情況下也硬要起三跑了。

從頭到尾,政府提供的資料中到底有多少可信,是否透明便是引起爭議的最大問題所在。起三跑的目的雖是筆者一己猜測,但機管局刻意製造的美好期望錯漏百出,其到底隱瞞了多少資訊?又做出了多少假設?

(原刊於成報國是港事專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