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拿著samsung反資本主義

拿著samsung反資本主義
廣告

廣告

昨天五一勞動節,學聯臉書上載一幅照片,如上。

於是有人跟帖開罵:「唔好再消費『抗爭』兩隻字啦,真係左既,除哂你地d血汗new balance同gap先啦」;不要「拿著Iphone說打倒資本主義」。

在這些人眼中的,既稱左翼,就要打倒資本主義,就要拒絕使用一切資本主義所生產的東西。

在資本主義內部反資本主義

或真有自稱左翼者,咁simple and naïve。如此左翼,也必然脫光所有衣服,拒絕文明,居於深山。如果上述朋友知道在哪,介紹介紹做個訪問,一定有賣點。

我是凡人,所以我所知道的左翼,為了同new balance,Iphone為代表的當代財閥作鬥爭,恰恰要「拿著Iphone說打倒資本主義」-- 如果有錢買的話。我沒錢,只能買samsung,最平個種。我拿著平samsung,串聯搞反資本主義活動,的確比三十年前拿著座機電話,快速有效得多。這叫以夷制夷。馬克思早就講過,你不能自外於資本主義,去反對資本。你得從資本的內部。資本需要循環才能累積,而循環,需要經過消費階段,資本家才能回收資本。所以要有效反對資本主義,就需要在資本循環的一切階段,包括消費階段,只要有機會,就發動抗爭。當然不同的經濟階段,都有不同的重要性。消費階段還不算資本的核心,所以不是左翼的主要戰線。左翼的主要戰線,是在企業內部,在其中組織工會以至工黨。不過,這也不等於左翼不支持消費者運動。只要有機會針對財閥,左翼都樂為之。馬克思翻生,都會咁做。矛盾?這叫矛盾統一。

反共變成捧共

又有另一種左翼過敏症患者,針對學聯臉書照片說「無產階級萬歲,真回想老毛時代,謝謝學聯讓我又回憶」。唉,這位過左敏感症患者,真被中共呃到透透,還以為老毛真的是「偉大無產階級革命家」!他/她可能讀書太少,不知道老毛是富農子弟,一生也以出身農民為榮。至於中共,自1927年大革命失敗逃到農村起,它也早已不是工人黨,而是農民黨。中共特殊之處,就是比諸當時很多共產黨,更缺乏工人階級基礎。當政以後,也從來不真正代表工人階級。中共往自己臉上貼金,然後左翼過敏症患者,名雖反共,實即幫忙中共貼金…可憐呀可憐。

矛盾統一呀,大佬

但在跟帖之中,也有我的一位工運朋友,以馬克思之名,質問學聯「僱傭勞動何來光榮?」

你以為僱傭勞動與「勞動光榮」觀,兩者必不相容嗎?不。這種不相容論,其實不懂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 – 即對立統一。僱傭勞動就是最典型的對立統一。就僱傭勞動被資產階級剝削這點而言,這是資產階級的光榮,的確不是無產階級的光榮。這種統治階級光榮感,其實同孟子所謂「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治於人者食人,治人者食於人」,一脈相承。然而,即使那個時代,詩經上都有農夫唱道:「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縣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語譯就是:「貴族老爺啊,不播種來不收割,為何三百捆禾都往家搬啊?不冬狩來不夜獵,為何你庭院掛著獾貉啊?老爺君子,豈會吃閒飯呢,呵呵!」

農夫嘲弄貴族的背後,就是說明:沒有勞動者養活你們統治者,你們不要說作威作福,就連一天也活不下去呢。勞動養活所有人,所以是光榮的。

勞動創造了財富。覺悟的勞動者都知道:這個世界可以沒有統治者,但不可以沒有勞動者。這不是什麼左翼思想,而是千百年來覺悟勞動者的反抗綱領:

勞動者反抗便光榮

馬克思的貢獻,不是發現了勞動創造財富,而是為勞動者反抗綱領,提高到和資本主義一致的歷史高度。資本主義就是普遍的僱傭勞動,它也因此更密集剝削勞動者。但另一方面,它之作為人類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社會化大生產,因而也第一次使勞動從個人勞動,轉變為社會化勞動,把空前數量的勞動者集合於大企業。這種集合,也同時給予工人階級一種集體力量,能夠同雇主對抗,更有潛力成為統治階級的掘墓人。現代工人階級同過往奴隸和農奴不同之處,就在於工人階級能夠在大企業內部,就在資本核心,去對抗統治階級。所以,僱傭勞動,實際上同時也打造了工人階級民主力量,他們也的確很快就成為歐美各國普選權運動和社會改革的主力。這當然是勞動者的光榮!因此,僱傭勞動有有益於雇主一面,但也有有益於工人階級(以至一切中下基層)的另一面。抓不住僱傭勞動這種對立統一,莫言馬克思,莫言工運。

2015年5月2日,勞動節翌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