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和關愛座幾分鐘的約會

和關愛座幾分鐘的約會
廣告

廣告

關愛座的設置造就不少人性的測試,早前有攝於地鐵車廂內的照片流出,人們寧願站著也不取關愛座,幾乎可列入香港人性光輝一刻。香港人沒有讓坐的文化,尤其低頭族橫行,大肚婆站在面前也不知道,不讓坐也是自然的;不過有了關愛座,就好像有了少少阻嚇作用,不是老弱傷殘的都不好意思坐在關愛座上。

但是,有些情況是防不勝防的。

假日坐地鐵,一家大細的多,車到了站,一家八口湧入車廂,他們大抵是兩家人,兩對父母,帶著兩對仔女。

有父親見到關愛座空著,極力推介阿仔坐啦坐啦,那位小朋友大概八、九歲, 我看看座位上的火柴人圖像,有大肚婆、有傷殘人士、有長者、有抱著嬰孩的大人,沒有小朋友喎,關愛座的受惠群不包括他們這個年齡層。

有些父母喜歡為他們的孩子披上永遠的襁褓,他們的孩子要永遠得到照顧,大人都要讓他們先吃、先行、先坐,任何情況都不容他們試用大肌肉,座位空著,孩子就有優先權;除非他們腰骨或者雙腳有問題,否則一個正常發育到八、九歲的孩子為甚麼不可以站一下?

父母關愛自己的仔女如國家內政,沒有人會理會他們寵愛孩子的方法是讓小童一日坐12小時,其餘12小時是卧著,但不要將這種自私的關愛精神帶往公眾場所;小孩若有羞恥之心的都不會貪圖和關愛座幾分鐘的約會。

那位被勸取下關愛座的小朋友一臉不願意,我想他的人生一定是坐著多,所以有機會企的時候都盡量企,在小孩的眼中,站著比較好玩;大人見他拒絕也沒有勉強,然後自己大刺刺的坐下了。

南方舞廳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