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政經

劉遵義淪為屈穎妍

劉遵義淪為屈穎妍
廣告

廣告

劉遵義就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會議受到學生衝擊一事而撰寫的《拯救我們的下一代》,只能令人慨嘆,堂堂前中文大學校長兼有學術成就的經濟學家,竟然寫出屈穎妍 --- 一位思想狹隘、毫無識見的建制派寫手 ——水平的無恥文章。

劉遵義這樣寫:「我對於我們的一些年輕人當晚的行動深感失望,我對於他們的未來和香港的未來都覺得絕望。」這簡直是完美地呼應了屈穎妍兩個多月前對浸會大學學生衝擊校董會會議的質問:「如此無禮沒教養的大學生就是小島的下一代,能不心寒?」(《大學裏的黃衞兵》)

劉遵義接著說:『上周二晚發生的事不應該在任何文明社會發生,更別說是在一個高等學府內。[...] 也讓人質疑,香港的納稅人的錢,是否應該繼續被用在驕縱這些以自我為中心,對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全無尊重和關切的「被寵壞的小混蛋們」身上?』這與屈穎妍說的又是如出一轍:「讓大眾難忘的是高等學府裏,竟發生連幼兒園也不會發生的事,就是一群用納稅人的錢培育出來的知識分子,竟連最基本的禮貌也不懂。」。(《大學裏的黃衞兵》)

對於香港民主進程的看法,劉屈二人可說是互為補充了。屈穎妍說:「這段日子,有一群人,一直打著民主、自由、人權的旗號,在香港進行大肆破壞,毀掉市容、推倒經濟、撕裂關係,最悲哀的,就是敗壞了道德,毀滅了核心價值。」(《屈穎妍致默行市民》) 劉遵義則說:「上周二晚上的事件在我看來,意味着並非所有香港人都已經準備好接受民主政制。民主並不是比誰喊得大聲,或誰能對其他人的生活造成最大的干擾。」兩人話裏暗藏的結論大概是:香港目前還是沒有民主比較好。

以上的比較已足夠了,我說劉遵義的文章無恥,是因為他應該並不真的與屈穎妍一般見識,而是故意抹黑衝擊會議的學生,只是集中於他們表面上看來是無禮的行為,而隻字不提他們行動的因由。劉遵義沒有提到的,是港大遴選委員會在全球招聘後,經過正常程序,早已一致推薦陳文敏教授出任副校長;劉遵義沒有提到的,是港大校務委員會對陳教授任命的質疑,全是政治考慮;劉遵義沒有提到的,是不少港大校友和一些資深的港大教授也站出來,對拖延陳文敏的任命表示質疑。學生的行動,是為了捍衛學術自由及大學自主,是為了防止政治干預進一步蠶食香港仍然異於中國大陸的合理體制和價值。

學生的行動是過於激進嗎?一點也不。他們只是叫囂和擾亂議會秩序,這就學生抗爭行動而言,已是十分溫和;如果連這樣的行動也可稱為「暴徒式」,那麼,劉遵義於六七十年代在加州柏克萊見證過的學生運動,是否應該形容為「恐怖活動」?噢,屈穎妍的確用「恐怖份子」來形容爭取民主的香港市民 (《屈穎妍致默行市民》)既然劉遵義已淪為屈穎妍,假如他再寫一篇文章,指衝擊港大校務委員會會議會議的學生是「恐怖份子」,我們是的不應該感到驚奇的——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