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保育

彩色的悼念

彩色的悼念
廣告

廣告

若一個人身首異處,有人在其已被割去頭顱,血已流光的頸項掛上彩色汽球,那是甚麼意思呢?彩色汽球,不是熱烈的慶祝,就是明目張膽的贈慶,極盡西化也不會用彩色表示悼念。

香港人的行為真的行詭異,四顆樹被砍殺了,可以做的就是掛彩色汽球去哀悼,然後加一些沉重的四字詞,表達哀思。看到不少人都在社交網絡同聲一哭,中西區長大的朋友,失去了童年回憶,甚麼都沒有了,以前每天走路都經過的大樹,走了,很傷心、難過,感性一番,然後事情便完了,回家看「鬼同你OT」,安排下一次旅行,離開這個傷心地。

一個與動植物、調理農務完全無關,也沒有相關知識的部門,可以手起刀落,說斬就斬,今天可以斬去你們的回憶,明天可以斬我們的將來,而我們卻只懂永遠懷念。

或許一個人沒有能力去改變制度,但至少遇上有人來非禮都應該懂得叫「唔好」。遇上制度的不公平,除了哭墳,有沒有想過如何去表示不滿?那個回憶若真的那麼珍貴,有人來侵犯,又是否願意去為它討回一個公道,還完一個真相?乾感性是沒有用的。有那麼多空閒去悼念,不如寫封信去投訴,「沒用的、沒用的」,日後流淚行般含道又有用嗎?

我們連向那愚蠢不堪的政府部門,大喝一聲的興致也提不起,人家來剝削、來壓制、來陶空,其實又可以怪誰?

南方舞廳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