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

「濫斬」般含道石牆樹?

廣告
「濫斬」般含道石牆樹?

廣告

本年八月七日晚,路政署迅速決定移除般含道近聖士提反里的四棵石牆樹。引用路政署發給中西區區議會綠化及美化工作小組的文件內容,斬樹的原因主要是「本署今日連同樹木辦及土力工程處專家一同檢視該批石牆樹以及其生長所在的石牆結構安全,確實該石牆出現多個新裂痕 ……本署不能靜待監測該些裂痕的變化,及有關聖士提反里及般含道有否足夠空間及位置進行樹木鞏固或加裝支撐系統的研究結果。基於公眾安全考慮,署方決定盡早將該批樹移除。」

Publics strong response

事實上,八月三日下午,應樹木辦的邀請,樹木管理專家小組成員到了般含道了解當時未被斬掉的石牆樹的情況,並提出了如適當修剪,加固,以及石牆和樹木綜合檢查等保育和護理方案。不料,四天後的晚上突然收到詹志勇教授發給樹木辦的電郵,說路政署要把這些石牆樹斬掉。請理解我們專家小組成員那事出突然的驚訝心情。我當時亦立即就著詹教授的電郵作出跟進,希望取得有關石牆裂縫的檢查報告和相片等。可惜,到現在我們的要求並沒有得到回應。

關鍵的問題是,這些石牆樹是否被「濫斬」?抱歉!我是樹藝師,但我不是結構工程師,我的專業背景不能確定多了那些裂縫的石牆塌下的機會有多大。這正是我要求相關報告的原因!當然,若證實石牆隨時會倒塌,亦於極短時間內沒有同時能救樹救牆的方案。套用中西區區議員的說法,那便要「無奈地接受」。

The Wall Tree on the other side being removed

但有關「石牆出現多個新裂痕」(註)而要斬樹卻仍有一極大疑點,就是四棵被斬的樹中,只有三棵生於有「新裂痕」的石牆上。有一棵較細小的是生於這三棵樹20米外的另一邊(見上圖)!那麼,斬樹的理據何在?這是為了「絕對的安全」嗎?

此外,今早看到報章和聽到電台節目有關樹木辦「逐點反駁」詹教授說有關斬樹沒有通知專家小組成員的「指控」。樹木辦官員客氣並詳細地解釋決定斬樹的程序是由相關樹木管理部門決定,專家組成員只是意見提供者,並不是決策者。作為專家組成員的我,只能說根據所謂現有機制而言,確實如此。簡而言之,「根本不用向專家組交代」。相反,中西區斬樹要通知區議會,程序上需要,那就算多趕急,亦要先滿足程序的要求,甚至來個緊急視察。政府就是程序至上的一部機器吧!

中西區以致不少香港市民對這四棵石牆樹被斬均感到可惜,甚至憤怒。可喜的是香港人的樹木保育意識著實提高了。可悲的是政府的樹木管理,卻仍停留在制度和程序層面,並且資訊封閉,嚴重缺乏透明度。

樹木風險管理,並非處理了危樹便足夠。樹木管理者應向公眾和各持分者保持溝通(communication of risk),並定期交代樹木的問題和相關風險,這是樹木風險管理極之重要的一環!而政府亦不能只草草以一句「樹木有倒塌風險」來作為解釋,因市民的期望是深入和詳盡的資訊。若覺得市民不關心或不懂得樹木,那是非常落伍的想法!

此外,要根本地改善樹木管理,便必須回到加強日常管理這老問題。樹必須於狀況未變得嚴重前,便要找出問題所在和作出預防性的管理。永遠都是等到快要死亡或成為即時危險才處理,那便大多只有「無奈地接受」斬樹的決定。

到現在,般含道的石牆樹,特別是那位於石牆另一端的一棵是否被「濫斬」,還有待政府是否願意向市民和樹木管理專家小組成員作詳細交代。然而,政府若置市民對樹木保育的聲音和期望於不顧,這落後的思想方式,將會令政府的樹木管理工作更舉步為艱。

註﹕實際上是石牆上加築的矮牆,並非擋土牆的部分

文﹕蘇國賢(長春社總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