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鐵志

台灣評論家、前《號外》雜誌總編輯 網誌

國際

台灣的少年之火

台灣的少年之火
廣告

廣告

從春天到夏天,台灣各地都有高中生抗議高中「課綱微調」。上個月,一群少年衝進了教育部抗議,遭到教育部控告;月底其中一個少年以燒炭自殺來表達他對世界的想法,這個悲劇在全世界都可能是絕無僅有的。

這個關於課綱的爭議是後民主化台灣的重要矛盾,也可以說是台灣未解決的國家認同所殘留的議題。

「本土化」與「再中國化」之爭

簡單說,從1990年代李登輝時期開始的本土化,經歷陳水扁時代8年執政,都在改變過去以中國史觀、以頌揚戰後國民黨執政為基礎的歷史教育。在1990年代之前,我們所理解的歷史是從黃帝以降一代代中國朝代然後到中華民國,然後是1949年中華民國來到台灣——但是1949年前的台灣呢?我們幾乎一無所知,彷彿這島嶼上此前的人民沒有歷史。

後來的教科書開始述說這400年台灣人歷史,但是問題是怎麼說?例如原來課綱說台灣過去有「鄭氏統治」,但如今修改版是強調「明鄭」,是要強調台灣與明朝中國的聯繫。

又如原課綱說1945年國民黨政府在日本戰敗後「接收」台灣,但新課綱採取的是以前黨國時期的用語「光復」台灣,顯然是一個具有意識形態意涵的用語。

某個意識上,這確實是一個不同史觀的戰爭,也確實是「本土化」與重新強化中國認同之爭。這次主導課綱微調的學者王曉波是台灣最著名的統派,具有許多泛藍陣營都不能接受的深藍色彩,但卻被馬政府派來主導歷史教育。問題是,在現在的台灣,台灣意識已經是主流意識,尤其大部分年輕人幾乎沒有中國認同,因此這個「再中國化」的課綱微調會引起台灣從所未有的高中生抗爭——尤其是在香港反國教與台灣太陽花運動之後的社會氣氛之下。

問題是,面對這個爭議,執政者採取最愚蠢的回應。首先是,政治人物不斷指控這些學生是民進黨操控、是蔡英文所操控,然後是教育部控告那些衝進教育部的高中生。

然後,一名帶領運動的高中生燒炭自殺了。

當日國民黨的臉書卻貓哭耗子一面說這是悲劇,另一面卻花更多篇幅要民進黨不要再操縱學生。事實上,這個政治指控不是無知——因為不了解年輕人的思考能力,就是因為他們根本不在乎年輕人是否真的有自己的想法,抹黑小英才是最高戰略。國民黨立委為了選舉的政治鬥爭,主張把高中生告到底,亦即讓他們成為政治鬥爭的祭品。

國民黨彷彿不知道,時代正在轉變,青年世代正在展現能量,改變這個社會。去年台北市長選舉,國民黨候選人連勝文在最後文宣呼籲孩子聽父母意見投票——這意味着他們自己都認為他們是站在年輕人的對面,因此柯文哲與民進黨大勝。而現在他們繼續敵視與藐視孩子。

少年從來不比大人想的幼稚

這些十幾歲的少年們從來不比大人想的幼稚。在這個網路時代,一個敏感認真的高中生能在網路上接觸的資訊,並不比大人少。所以他們對這個世界有自己的看法,有他們追求與在乎的價值。香港人都知道他們曾經如何被學民思潮的少年們震撼過。

4位台中女中學生曾在臉書上發表聲明說:「我們想要一個公開公正透明、史觀多元、沒有雙重標準和遮遮掩掩的課綱。我們不想要一個沒有台灣史專業的檢核小組改我們的台灣史。我們看過正反雙方的論點和判決書,看了好幾天。我們犧牲了部分的考試成績、睡眠、精神、體力和視力。我們不為了反對而反對,因為沒有人給我們任何好處。我們自己花錢印傳單,幾百元……」

林冠華在生前寫下他為何反課綱微調:「在教育中,我們需要的是『知的權力』、『知道真相的權利』,所以我們站出來爭取,而不是選擇漠視,任由教育成為政治的工具,我們並不樂見『由誰執政誰就能表述歷史』……我想我們學生能做的,僅是在不停的反覆思辨之下,貫徹本身的價值觀,並且黯黯祈禱着我所做的事情,能較為接近真理。對於懷疑我們反對動機的大人們,我想告訴他們:我們不斷的質疑自己,又不停的用思考說服自己,這是我們『獨立思考的能力』。」

這是我們的孩子。

這些話證明這群抗議青年是這個世代最有思考能力的年輕人,因為他們不但要知道答案,更要追尋問題是如何被提出來的。諷刺的是,那些大人們對少年們的攻擊,證明是他們的腦中被植入了愚蠢或者邪惡的政治教條,讓他們腦中只剩下被設定的制式反應,讓他們的嘴巴只會不斷跳針說孩子們被綠營控制。他們才是真正缺乏獨立思考的小丑。

民進黨相比於顯然更了解年輕人,起碼更了解他們的語言。但當然,這可能僅僅是一種姿態,很有可能在他們執政後,他們會原形畢露,站到抗議青年的對面,而那時,這群青年與少年們可不會客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