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講不出再見

講不出再見
廣告

廣告

金雀的食物水準的確一直向下,但有時候仍然去某些餐廳想找的味道不在食物本身,而在那個地方。銅鑼灣有三個地方,陪我長大,華麗園、皇后飯店和金雀餐廳,三間店都是一街之隔。本人並不是港島區的甚麼老街坊,我的hometown 是在沙田,香港區是在中學之後,和同學出街才涉足,銅鑼灣對於新界人來說,如像一個花花世界。

華麗園本身不只是賣年糕,它是一家粥麵店、甜品,最馳名的就是椰汁年糕和紅白。紅白就是紅荳沙加豆腐花,當年處於食極唔肥的人生階段,每次去都會吃牛腩撈麵和一碗紅白,有時我會把紅和白混合,有時不,每次吃到一滴不淨,華麗園結業之後,再沒有吃這這款甜品。因為阿飛正傳,所以瘋狂去皇后飯店,侍應都是老伯,其中一位的西裝特別畢挺,掛著大大隻的黑色煲呔;其後皇后飯店搬了去禮頓道,然後面目全非。

剩下的只有金雀。上一次去是幾個月前,羅宋湯、黑椒牛柳,那一次只覺食物溫吞,最熱是杯茶,雖然食物不滿足,但見到它還存在,仍然有一絲感激。每次去都會想希望它不要消失,希望它是自置物業,沒有業主會加租迫遷,可以一直生存下去,這種過去的情懷,沒有了就不會再有。可以不說再見,誰想說?

金雀的確是自置物業,但物業單位有三個,股東不同,側聞其中一個股東不想經營下去,且已將物業放租,月租20萬。另外,還想經營的聽聞會開新金雀,又或者將原址重新裝修,再度營業。

金雀在「暫停營業」當日才發出消息,沒有如其他老店,事先揚聲,讓大家做足心理準備,有足夠時間讓顧客說再見,吃最後一次。或許,這樣更好。

天下無不散的,又豈止延席,非常突然,但又似是早已預料,再見有時說不說也沒有分別。

榮幸與你渡過花樣年華,要記得的始終都會記得。

南方舞廳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