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麥哲倫

筆名麥哲倫, 曾任職教師、工程師. 立志寫成為科普、科幻作家, 但每天的文字配額俾哂時事. 現為香港科幻會執委 遊戲及科幻「發燒友」。 網誌

政經

識得做,區議員絕對是一個肥缺!

識得做,區議員絕對是一個肥缺!
廣告

廣告

以下談話內容為免要負不必要的法律責任,所以文章完全用假名。

筆:勁哥,你上次在bar 時說過,區議員絕對是一個肥缺;但以我所知,區議員的人工不高,晉升機會又少,選舉的經費又高,點解係一每肥缺呢?

勁:如果想做區議員又有水,自己或家人一定會有以下五類公司最少一種。
1. 印刷
2. 旅行社
3. 公關 (幫人組織活動)
4. 影證件相
5. 會計

筆:如果你指區議員攪蛇齋餅糉,幫襯自己D公司去肥自己, 我估冇可能,香港未至於倒退到咁做ICAC唔查,就算真係唔主動查,區選時對家一定出聲,推佢上報。

勁:當然不是好以臭兩焗在小碼頭區起地平閘廣場,自己批比自己公司咁低手,不過原理都係用自己公司賺政府同贊助人錢,但是一定跟唔到的。

筆:點解跟唔到,如果跟唔到,你又點知?

勁:我正職你知到,但其實我現在是一間慈善團體的負責人,那慈善團體是在南圓區,主要是幫當地的居民舉辦廉價旅行團。

筆:莫非是區議員經你的慈善團體再找自己的公司做?

勁:哈哈,如果係咁,我一早俾人拉咗。你知我鄉下的同鄉會勢力都好大,兩年前有個睇我的長輩找我做慈善團體負責人,初頭諗自己做野咁忙,又冇錢收,本來想推。但個長輩話個團體有鄉里俾錢,仲有職員,所以我只是掛個名,同出席的同鄉會活動。為咗自己個network好d﹐同唔想拒絕個長輩﹐所以就做咗。
當然做咗就睇下內部運作,以免有鑊!初頭發現南圓區的不同區議員都會找我們一齊攪活動,而職員都會選擇幫襯不同的公司,冇明顯利益輸送。

筆:如果每次都找不同公司,咁D區議員點 cap水?

勁:因為正職的的職業病,所以我都會睇慈善團體d活動收據,居然發現全部印刷公司收正價,大佬1 蚊張A4影印,印咁多都冇折,你話有冇人 cap水呢?

筆:咁可能係你個職員cap水,咁點解同區議員有關係?

勁:我當然有懷疑個職員有古怪,第一我發現D 職員係新移民,根本唔知價,再問職員點解會找呢D公司做?但話通常D活動係同鄉會有 proposal﹐區議員覺得啱就連proposal找我地攪,D proposal有數間公司,個職員跟個proposal 逐間公司問,邊間平咪找邊間。而最重要是我發現職員找的大部份公司,都是區議員的親人開的,而且很多都只是判頭;如你找A公司印,其實A公司都係揾其他平D公司印,然後食價。
剛好有個朋友是區議員,他說自從當選後,自己的政團核心不停叫他找親人開公司,不停暗示找我攪多D活動,佢D公司會多D生意。

筆:你想指本地有政黨同區議員對盤,只要有個區議員攪活動,佢就會惠澤到其他黨員,政黨就會令其他黨員惠澤到佢,咁政黨應該有對盤記錄,咁告得。
勁:如果係咁,當然告得,但不是咁簡單。就以我個慈善團體攪活動,南圓區振民黨的活動,一定不會找同區或同黨的公司,有可能找中東區的工人會或舊文聯區議員相關的公司。
我估計是在港外的一個跨黨派辦公室統籌不同黨派的所有對盤。所以本地法律跟本冇用。

筆:明白,即是冇關鍵證據,但你知錯點解仲做?而你又爆料?

勁:就是冇關鍵證據,所以我才做;
因為就算我唔做,都一定有人做,而我做就可以确保證據不會被消失,所以我希望公開後有人可以幫手收集,進行對盤。

以上對話根本沒有發生,如有類同,實屬香港不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