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井悠

八十後網民,熱愛文字,旅遊,關注社會時事。業餘兼任獨立雜誌編輯。一個平凡人,偶爾也會投機,但靈魂自有高尚之處。 網誌

國際

面對恐襲,我們只能祈禱嗎!?

面對恐襲,我們只能祈禱嗎!?
廣告

廣告

11月13日,巴黎的連串恐襲事件,牽動著全球民眾的緊繃情緒。自911以來,恐怖主義一直困擾著世界,但奇怪的是,似乎並沒有改善,反而伴隨ISIS組織的迅速崛起而越趨嚴峻。

全球多個城市的地標建築,換成紅白藍的燈光,以示「與巴黎同在」的立場,各地民眾在多個社交網絡上發表「pray for Paris」⋯⋯瞬間,整個互聯網被洗版了。

在政府層面,可以做的當然是徹查罪犯,提高國內戒備狀態,嚴厲打擊恐怖分子。但作為星斗市民的我們,除了為巴黎祈禱,難道就真的沒有其他可以做了嗎?

在網絡上看到一則TED演講視頻,講者Zak Ebrahim的父親是93年世貿中心恐襲的策劃者之一,生於極端份子的家庭,卻沒有走上極端的道路。這段視頻分享了他成長的過程,從小受到同齡人欺負、歧視,形成自我封閉的內心。後來他認識了一個猶太朋友,而後的工作又讓他認識了不同信仰和文化的人,這些經歷成為人生的轉捩點,從此打開了他的內心世界,從此,他堅信和平才是自己的最終選擇。從Zak Ebrahim的例子,我們可以清晰看見歧視和偏見帶來的禍害,試想一下,如果沒有往後的寶貴經歷,或許Zak已經成為下一個策動襲擊的主腦。

偏見可能會演變成仇恨,仇恨會醞釀成戰爭,因為仇恨而引發的戰爭,已經讓人類曾經飽受折磨。筆者實在不希望,由於恐怖主義,讓世人討厭伊斯蘭國家,甚至伊斯蘭教義。這種狹隘的意識如果繼續蔓延,很有可能將世界處於恐怖與非恐怖之間的對立。

故此,過多的譴責其實毫無意義,而且,在未經過了解之前的譴責更加顯得可笑。已經有一些組織研究恐怖份子的心態進程,從根源幫助極端思想的人走上正軌,是非常有效的方法。我們應該對伊斯蘭世界給予理解,正如Zak Ebrahim說到:暴力不是種族或者宗教與生俱來的。我們不應歧視,冷落,疏遠,甚至仇恨和對抗,我們更應聆聽、包容和溝通,避免更多人走向極端。

筆者相信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人類就是這樣走過來的,所有的仇恨最終敵不過愛。每次在人性的深淵裡,總能看見人性的光輝,哪怕只是微弱的,也不會就此熄滅。

井悠
2015.11.1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