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快餐仔女

連鎖店下,人的故事 由一群在快餐店打工的年青人組成,希望讓社會了解我們的故事。在社會上發聲,推動改善連鎖快餐的工作待遇。 網誌

社運

你眼中的快餐店員工?(二)——海富麥當勞員工:雨傘後,會問自己想追求怎樣的生活

你眼中的快餐店員工?(二)——海富麥當勞員工:雨傘後,會問自己想追求怎樣的生活
廣告

廣告

「佔領食堂」-金鐘海富麥當勞在雨傘運動一年後,已經化身成概念店,變裝繼續搵真銀,但伴著佔領發生到結束的海富麥當勞員工又是如何感受?

呀明(化名)在海富的麥當勞工作。「佔領第一日真係咩都賣哂。未試過咁突然。」他表示928當日如常上班,直至突然有人群哭著湧進來,方知道外面已發射催淚彈,運動已經去到沒有預想過的地步。「雖然係打開門做生意,但員工都盡量幫手,攞冰攞水,幫到就幫。」海富麥當勞的地理位置特別,每每有集會行動在政總發生,麥當勞都成為參加者的食堂。呀明當然也見識過不少,例如反國教集會,但他以往對社會運動感覺沒有很深刻,多採半信半疑的態度。直至雨傘運動,黃絲帶同事下班後拉他出佔領區走,他才深深感到社會運動,以及群眾的力量。

佔領時,曾經有市民買了3000元漢堡,也有熟客一次過買20杯咖啡支持佔領參加者,一切都讓呀明感到詫異。「好多後生仔都好投入,凍冰冰,晚晚都係度訓,病左都話要全力支援運動。」佔領參加者的熱誠打動了呀明,由於不是廚房或落單的崗位,他有多點空間與參加者交流。遇到感冒的學生,他特意炮制加強版薑茶,希望減輕他們病情。

這場佔領運動,參加者是主力,而背後也少不了默默支持的是工人。談起快餐店的工作,呀明拉起衣袖,指著手臂上的疤痕說:「佔領當時好忙,做做下野覺得手臂涼陣陣既,一望先知整親,都算係雨傘的一個紀錄(笑)。」他雖然輕描淡寫,但我們都知快餐店員工在擠逼環境中快速地制作食品,被滾油彈傷、熱爐燙傷、勞損…成了很多快餐員工的共同經歷。麥當勞自稱良心企業,經常請議價能力較低的員工,但究竟是為了讓基層弱勢有好工作,抑或因為他們議價能力低而請?呀明覺得麥當勞工資一直偏低,沒有合理待遇很難稱得上是良心。雨傘後,他更會思考自己所追求的生活應是怎樣,因此他希望行多步,與志同道合的員工改善職場待遇。

雨傘運動在往年的12月11日結束了,你們的信念未變吧?今天回歸工作崗位的我們,在不合理待遇的職場,又敢於發聲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