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梅姐唔算慘

梅姐唔算慘
廣告

廣告

梅姐好慘,身後蕭條,所剩遺物被拍賣,由大屋到衫褲鞋襪內衣褲,以至得過的大小榮譽的獎座,都被翻出來拍賣,在生時照顧家人,想不到死後,家,仍然由她養。

而事實,這可能是她的預計之內,她死了,家人還需要生活費,於是她把財產交管理人負責,至少保證財產不會落入光棍手,保證梅媽安享晚年;梅姐那麼顧家,這也一定是她願意付出的。

梅媽也只是人心不足,想多啲、多啲、再多啲,要養自己,養仔、養孫,她偶爾大吵大鬧,向娛記哭訴,或者示威投訴,最多告上法庭而且。至少,梅媽沒有找人來扮梅姐,然後和她隔空對唱似水流年,扮重聚,消費樂迷對她的思念;至少梅媽也沒有說「梅艷芳」這個名字令她又愛又恨,然後轉頭又用梅艷芳這個名字來搲撈;諗落梅姐都不算太慘。不過,萬一梅媽真的做得出用如此傷透人心的方法出賣梅姐,大家咬牙切齒的鬧她,暗地裡也會體諒,一個沒有工作能力,沒有求生技能的九十多歲的老人家,還可以想出甚麼法子?

但是,作為一個正當盛年的成年人,有手有腳有名有姓,廿年來都只懂食老本,現在還將思念出賣,賣給國內二線手機廠,不惜一切代價來賺更多更多的錢,打開更大的市場,令人齒冷。黃家強早前與梁特一張合照,合唱一曲「喜歡你」,惹來網民圍剿,這叫人各有志,趨炎附勢的人彼彼皆是,為甚麼覺得他曾經是beyond 一員便會有例外?他其後發表感言:

「beyond是一個我又愛又恨的名字,如果我不是這個名字的一員,我應該可以更幸福,我可以過著我想過的簡單知足的生活,我可以無拘無束地玩我喜歡的音樂去感動人,去幫助人,那怕音樂不再是我的職業,我會努力工作來支持自己玩音樂作消遣,無需要向任何人交代。beyond的理想已經是屬於你們的,無論我怎樣做都不可能達到,beyond是什麼由你們決定吧,請你們好好保護這個名字,beyond同樣是屬於香港人的!」「無奈的是;我是beyond的一員是不能改變的事實,如果這名字可還我青春和付出,我一定不會用beyond來生存,我沒有選擇,抱歉了! 」

背著Beyond的大名,的確是一個包袱,尤其是身為樂隊靈魂的親兄弟,樂迷對他更有寄望。但是,黃家駒死了多少年?原來廿二年了,多執迷不悔的樂迷都已經知道黃家駒和黃家強完全是兩回事,而他廿多年來,在樂壇的貢獻有多少,做過的音樂有幾多,有目共睹,相信沒有幾多人會再對黃家強有甚麼期望,若果他真心想過平凡日子,相信沒有人會去打擾他。但是,言猶在耳,他卻是變本加厲的消費那逝去的傳奇,「如果我不是這個名字的一員,我應該可以更幸福」?沒有beyond ,他甚麼都不是。

不少人說,拍賣梅姐的物品,完全漠視香港女兒的尊嚴;但拍賣得來的金錢,會用作梅媽的生活費,人死了還在養家,頂天立地也來不及,對比起黃家駒被電腦模擬, 舉起和平的手勢, 更被那出賣他的親兄弟來個生硬的擁抱,在台下拍手的是國內群眾,而且沒完沒了,衰過山墳被掘,想清楚,梅姐真的不算慘。

南方舞廳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