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世上最慢的餐廳

廣告
世上最慢的餐廳

廣告

我們都曉得「慢食」的「慢」不能照字面理解,所謂「慢食」,重點並不在於你吃得有多慢,更不在餐館上菜服務的速度很慢。可是我最近發現日本大阪的北加貨地區開了一家餐廳,居然是名副其實地慢,從客人坐下來點菜,到他點的菜上桌,這中間足足得花五、六個禮拜,難怪它標榜自己是「世界上最慢的餐廳」。

這還是一家「pop-up」素食餐廳,整間館子只供應一頓飯,不多不少,賣完就算。加上慢食,可謂集當今飲食界兩大潮流於一身,十分玩嘢。它的正式名字叫做「Realtime Food」(實時食物),意思是它的食物全是即叫即做,你點好了菜之後,餐廳才開始在它自家設的園圃裏頭栽種你要的蔬菜(自設農田,另一項潮流玩意),一個多月之後,東西差不多可以採摘了,它再叫你回來吃飯。

我心腸不好,一開始還以為它要不是太過誇張的噱頭,把所謂的「日本式執着」推到極致;就是故意開今天流行玩意的玩笑,存心嘲諷。上網查了一下之後才發現,原來他們是認真的。這家店的搞手是美國人Patrick M.Lydon和韓國人Suhee Kang,一對長年關注食品和環境問題的藝術家拍檔,他們多年來走訪各處田野農村,熱心推動「自然農法」創始人福岡正信的主張,拍過一部介紹自然農法運動的紀錄片《The Final Straw》,可說是貨真價實的慢食信徒。這家「Realtime Food」則是他們的最新作品,一場行為藝術色彩濃厚的社會實驗。

如果客人把它當做尋常食肆,純粹消費,那也不是不可以,一個人只要付出七百日圓就夠了。菜單沒有多少選擇,基本上是套餐。叫完菜之後,他們會給大家送上果茶,然後就是演講時段了。他們和其他參與這場活動的人會向來客解釋他們的想法,說明在這個大規模食品產業橫掃全球,市場經濟統一天下的時代,自然、土地和社群的意義。其實這家餐廳就是一個社群為本的試驗,在市區中間這一小塊沒人使用的空地上,開闢出一方小小田圃,邀請街坊每日有空過來種植整理,一方面可以重新在石屎森林中找回一點接近土壤的呼吸機會,另一方面則是鄰里交誼的公共客廳。所以他們鼓勵客人最好不要給錢,他們希望大家給出時間,或者參加接下來那幾個星期的工作坊,或者天天回到這裏照看自己將要吃進肚裏的植物。

其中一個工作坊的主題是認識土壤,參與者會被引導發現足下這塊土地原來是個生機盎然的小世界,除了礦物沙石,裏頭還有數不清的草籽、真菌、小蟲,以及各種各樣的小昆蟲小生物。土地本身就像活物一樣,只是平常大家都不在乎。不只如此,表面看起來很單調的土壤,仔細一瞧,卻也五彩繽紛。Patrick M. Lydon和Suhee Kang會教大家以土壤為材,自己動手提出許多不同的顏料,然後繪出一幅幅美術勞作般的圖畫。這些畫作最後會懸掛在餐廳的牆上展示,正好用來裝飾。

除了本地街坊和一些慕名而至的遠方客人參加的這些工作坊外,也還真有附近居民天天報到工作,例如隔壁家的小男孩Kenji。Kenji最喜歡挖洞,也只喜歡挖洞,所以他們盡量在這小小田地上尋找機會,讓Kenji可以拿着他的小鏟子挖個痛快。

原文刊在《飲食男女》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