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大橋主橋融資與香港口岸填海設施沒有關係嗎? ——與邱誠武副局長嚴正商榷

廣告
大橋主橋融資與香港口岸填海設施沒有關係嗎? ——與邱誠武副局長嚴正商榷

廣告

圖:蘋果日報

文︰Tam Daniel(東北支援組成員)

1月8日財委會上,運房局副局長邱誠武拒絕回應陳偉業議員就港珠澳大橋主橋融資,及大橋主橋經營收支平衡的相關提問,表示「唔關事」,今次審議的「只是」香港口岸人工島填海設施云云。

這不是一般官腔推諉,因為筆者自12月17日電郵運房局,詢問相關問題,包括國務院於2009年批准的大橋可行性研究,包括融資責任港方比例,橋費收入港方比例,融資利息,等等,一概沒有回應。政府只極速來郵表示,我收到你的信了。以筆者經驗,絕大部分這種查詢,政府都會在一個月內完成(指引是要求兩個月內回覆)。如今諱莫如深,顯然是顧忌,擔心這是一發不可收拾的問題。

就此,筆者嘗試簡單回答邱副局的問題,關於大橋主橋與香港人工島填海及口岸設施的關係。

事實上,大橋主橋的收支平衡,牽連到當年220億人民幤的貸款,估計港方佔比例42.91%﹐折合約百餘億港元。而這只是本金。本金和利息,都打算用橋費收入來歸還,如果還不到,就會拖,或不斷以更多利息延緩。考慮到大橋主橋維修與營運費用高昂,還款並不容易,其實後果可大可小。

因此,知道融資每年的預估還款(本利),還有大橋主橋的維修與營運費用(2009年報載4.6億至5.8億人民幣),和橋費設定,比例分配,立法會和香港巿民才能知道幾多車流才能回本(既能還款,又能維持營運與維修)。

而這個收支平衡的車流數字,明顯與香港口岸的設計有關。

例如政府究竟預估有多少澳門私家車進港,當中有多少可以入城,有多少不能入城,有何準則?人工島上有多少泊車設施,容讓澳門私家車不入城停泊,泊車收費如何。要知道,港澳私家車制度,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立法會亦從未討論。

例如政府究竟預估有多少中國私家車進港,當中有多少可以入城,有多少不能入城,有何準則。人工島上有多少泊車設施,容讓中國私家車不入城停泊,泊車收費如何。要知道,目前中港私家車牌照門檻甚高,不論大陸車或香港車,亦要符合一定資本要求。那麼當局是否容讓大量一次性配額呢?立法會議員按理有權知悉。

由是,港珠澳大橋整件事明顯是一個整體。切開了,香港人便無法得悉大白象基建的風險,亦無從督促政府要為這種風險去做足準備。

同一道理,亦應用於珠海口岸及澳門口岸。筆者相信,填海面積如此龐大,人工島足以容讓足夠設施。但立法會議員有權知道,並確保公帑運用得宜,不用「翻手做」,或「斬件上」。

如果這樣邱副局也要迴避,也拒絕討論,那麼立法會有何意義?

大橋主橋部分,若不緊張督促,根本不會再有資料回到立法會。一旦大橋車流低於預期,三地政府會拖延還款期,或與銀行談判,例如只還利息不還本金之類。過程私相授受,且大橋管理局有中國官員參與,資料和運作很可能全不公開。

勞工的情況完全一樣。早前官員回答,若有外勞於島上夜宿,每天長時間待命及超時工作,很可能不是港方情形。意即那可能是大橋主橋部分的勞工問題,與我何干,與立法會議員何干。實際上,情況絕非如此,大橋管理局只是受命於三地政府的行政機關,香港也是三個「老細」之一,絕對有責任理解大橋主橋部分的勞工問題。

綜上而言︰澳門口岸和香港口岸的設計,直接限制了車流的種類和各種跨境車輛安排,也直接反映了政府對車流量,特別是私家車流量的期望。而私家車流量,特別是港澳私家車流量,對大橋收支平衡至關重要。因為不久後深中通道(預期2020-2023年落成)與深茂高鐵深圳至江門段(預期2018年落成),相信會全面吸納珠西與粵西之貨運和客運。

收支平衡的車流水平究竟如何,怎樣達到某個期望水平?這就是邱副局迴避的政治問題!

因為這關係到歷史上從未出現、議會亦未討論過的港澳私家車制度(一次性配額會否極高,對香港巿面交通有否影響);亦關係到中港私家車制度(會否降低門檻,或大幅提高一次性配額),更關係到港人強烈反對的自駕遊第二階段(粵車進港)會否推出。

邱副局若再迴避問題,無異羞辱議會,羞辱議員,及投票的數百萬港人。議員若就此打住,放棄追問,也是失職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