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破土

我們關注底層遭遇的不公與悲苦, 記錄並分享人們改變自己生活與周遭世界的生命力。 破土,與你分享我們眼中的世界! 網誌

國際

沙伊斷交:中東硝煙的大國遊戲

沙伊斷交:中東硝煙的大國遊戲
廣告

廣告

沙伊斷交:中東硝煙的大國遊戲
文/破土整理

破土編者按:中東地區,自然資源豐富而宗教文化混雜,而各大西方強國便肆無忌憚的攪起了渾水。利用反恐,不斷製造矛盾。如今,沙特和伊朗的交惡,又再一次重蹈覆轍。中東如何走向?國際恐怖主義會由此新生怎樣禍端?專家為我們解析一二。

駐伊使館遭襲 沙特憤而斷交

沙烏地阿拉伯外交大臣朱拜爾1月3日宣佈,沙特與伊朗斷絕外交關係,並責令伊朗外交人員48小時內離境。沙特方面提出斷交的直接原因是2日晚沙特駐伊朗使領館被伊朗示威者打砸並被縱火者焚燒了部分樓體。沙特方面認為伊朗不僅沒有為沙特使館提供安全保護反而為示威者提供方便。朱拜爾還指責伊朗長期以來在沙特等阿拉伯國家支持和培訓恐怖分子,以達到破壞這些國家安全的目的。

沙特駐伊使館被打砸的直接導火索是1月2日沙特處決了包括知名什葉派教士尼姆爾在內的47名犯有恐怖主義罪行的囚犯。1月2日晚,伊朗民眾在沙特駐伊朗大使館外舉行示威活動,後演變成暴力衝突。據伊朗媒體報導,有示威者向使館內投擲燃燒彈,還有人闖入使館內打砸放火,現場濃煙滾滾。沙特處決尼姆爾,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也被徹底激怒。1月3日,他公開抨擊沙特殺害「如此一位提倡去惡揚善、對宗教充滿熱忱的飽學之士」是一樁「天大的罪行」,指稱沙特的當權者必將遭受「神聖復仇」。

以遜尼派為主的沙特在中東地區的主要敵對國是什葉派當權的伊朗,兩國積怨已久,其中既有歷史、宗教根源,也有地緣政治因素油價方面和的經濟利益衝突,此次斷交事件讓中東這兩大強國本已緊張的關係又再升一級。

實質是地區領導權爭奪

中東地區兩大強國交惡,也增加了石油價格上行的想像空間。期貨市場開市後,美國和歐洲的原油價格飆升。據彭博社報導,紐約商品交易所的原油期貨價格約為每桶38美元,比什葉派教士被沙特政府處決的消息出現前大漲逾2.5%。沙特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的最大產油國,而伊朗產量則位居第五。達拉斯Turner Mason諮詢公司的執行副總裁John Auers表示,這一局勢可能導致油價短期內快速上漲1-3美元。但是很難改變沙特的長期戰略:即加大產出打壓全球油價,同時也牽制伊朗。

對此,中東問題專家田文林對破土表示,「沙特一直在推行低油價政策,伊朗則是主張限產提價。現在油價出現了一定程度的攀升。這是一個短期影響,雙方的衝突還沒有到爆發戰爭的程度也不會影響世界石油的供應,這個擔心其實是心理恐慌,我覺得沒有太大的必要。」對於一些媒體將此次沙伊衝突視為宗教文化衝突,田文林則持不同的觀點:「教派劃分是一種手段和表現形式,實質是地區領導權的爭奪和政策差異。這方面的衝突是主要的,如何與對方對抗就涉及到動員方式的問題,怎麼樣動員起來,這就出現了按照教派來劃分的問題。」

斷交是大國博弈的結果

沙特和伊朗斷交讓外界憂心的首要問題是會不會挑起進一步的戰爭?對此,破土採訪了國際關係問題專家徐亮。徐亮指出沙伊交惡是否會導致進一步的戰爭並非取決於他們,而是取決於他們背後的大國。沙特和伊朗破局的深度和廣度取決於中東地區的利益攸關方,即美國、俄羅斯、歐盟之間的較量。利益的相互交換可能會導致中東地區進一步嵌入到代理人手中,葉門戰爭和伊朗戰爭衝突的劇烈程度會加劇,焦灼狀態會進一步鞏固原來的僵局狀態。如果伊朗和沙特之間局部的衝突影響比較大,也不排除另一個結果。物極必反,可能出現葉門局勢和敘利亞局勢的相對緩和。

但徐亮也提出如果2016年中東地區局勢繼續惡化,把以色列和埃及也牽涉進來,那麼就不排除發生戰爭的可能,「中東地區分為兩個世界:穆斯林和以色列。目前除了埃及以外,其他三股穆斯林力量(沙特、土耳其、伊朗)都已經深入地捲入到了敘利亞和葉門的危機中。以色列和埃及還沒有出手,以色列和埃及之間的較量主要在哈馬斯地區也就是現在的巴勒斯坦被捆住了手腳。2016年如果進一步惡化,就會把埃及和以色列牽扯進來,那麼中東地區就徹底陷入一種戰爭的狀態,會導致更嚴重的後果。但是我認為歐盟和俄羅斯都不希望有這樣的結果。」

徐亮進一步表示在中東地區亂與不亂的局面上,美國和俄羅斯、歐盟三方利益是不一樣的。「美國是希望中東地區『亂而不治』,保持亂的狀態,但是又不會威脅到美國的利益。美國希望中東亂是因為中東離歐盟近,中東地區亂,歐盟無法解決安全問題就會有求於美國,北約就有壯大的理由。而俄羅斯的利益是『亂而大治』,俄羅斯介入中東地區戰亂的目的是告訴美國它也有能力維持中東的安全,那麼歐盟就有求于俄羅斯,歐盟就會做出讓步。『一打促和』,打擊敘利亞分子恐怖促進歐盟和俄羅斯的聯合。歐盟現在出現比較為難的境地,歐盟一方面希望美國打擊中東地區的恐怖分子,但是歐盟發現美國的根本利益不是保證中東地區的和平而是要脅歐盟,因此歐盟也保持著和俄羅斯眉來眼去的狀態。這樣就形成了三大博弈的關係。伊朗、沙特地區的危機能夠走多遠,不完全取決他們自己,而是取決於他們背後的大國博弈關係。」徐亮在接受破土採訪時說到。

中東混局之下全球反恐任重道遠

近年來恐怖主義活動已經蔓延到世界各地,2015年的巴黎恐怖襲擊事件震驚全球。新年伊始,中東地區掀起的這場斷交風暴對於該地區的反恐聯盟會產生什麼影響?未來的國際反恐局勢又會保持何種走向?徐亮指出2016年國際反恐局勢不容樂觀。考慮到目前中東地區面臨著破局的狀態,如果恐怖主義進一步發展,而聯合國對此無能為力,2016年中東地區的恐怖主義活動只會加劇。伊斯蘭國雖然面臨著美國、俄羅斯的打擊,但是並不能根本解決,只能局部解決,中東地區會仍然維持著僵持的狀態。如果美國和歐洲自身問題處理的不好,那麼中東地區還是會保持原來的動盪的狀態。「恐怖主義就像一艘在瀑布上滑行的船,中間如果沒有巨大的力量把它給擋住,那麼它就會由於慣性,滑到崖底。」徐亮說到。

另一方面,徐亮也指出中東的兩大強國的斷交可能預示著國際反恐的一線希望,「實際上沙特和伊朗斷交並不是兩國間第一次,中東其他各個國家之間也發生過斷交。現在撕破臉皮了,也許是一件好事,反而有利於問題的解決。可能也意味著2016反恐在重重的黑雲壓城之間可能透出一絲光亮,一旦破局離問題的解決也不遠了。當伊朗和沙特現在走到前臺鬥爭意味著他們圖窮匕見,沒有其他辦法了,已經走到最後這一步。現在就差兩個因素的介入,以色列和埃及。徹底破局已經不可避免了,沙特和伊朗現在只是徹底破局的第一步。徹底破局會怎麼樣?一方面取決於埃及和以色列的介入,另一方面取決於世界大國的力量對比和他們對這一事件的認識。這就決定了2016、2017年世界反恐的走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