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同步過冬

廣告
同步過冬

廣告

這些日子社交網站都幾乎被「天氣」洗版了。各人都用不同的角度去談論「凍」,表達「凍」。的而且確,這一代的香港人從此試過如此凍!市區3.1度,新界接近零度,是實牙實齒的堅凍! 市民除了爭相搶購羽絨暖爐打邊爐為自己抵禦寒流外,也有不少人推己及動物 ---- 想到嚴寒至此,需要為動物特別保暖嗎?這本來是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家養的寵物是要特別保暖的,至於在大自然生活的野生動物就當然不用了。 然而動物卻又不是純粹可以這麼簡單二分的,因為除了寵物和野生動物外,還有很多動物是生存在一些灰色地帶,既不是寵物,又不是野生動物。有記者問我,在此非常時期,動植物公園需要有禦寒措施嗎?這的確為難,因為這些被困養在動物園的野生動物,本來都是以天為被以地為鋪的。牠們與大自然共生亦要被大自然自然淘汰。 但這些長期被困養的野生動物早就失去了自己求生的本能,有一些更是來自人工繁殖的,又如何期望牠們有能力抵禦突如其來的天氣變化呢。牠們每日在籠內等待食物,等待被照顧。但又不可以和人共處,感受不到愛,又不算寵物。可謂被人類攪成三不像! 我當然不會要求園方為猩猩穿衣啊,但在籠週圍裝置一些擋風設施相信也是需要的。

另一種身份尷尬的動物就是流浪動物。有人說牠們一直在街上在野外生活,根本不用擔心呀。天氣變化就當為牠們的天敵好了,更可以控制其數量。但這又說不通的,街上的流浪動物本來就是人類的寵物,是被人遺棄後不斷繁殖到今天要流落街頭的境況。牠們都算不上是野貓野狗,依然不失寵物的本性喜歡親近人類,喜歡走進社區覓食,喜歡接受人的餵飼,絕不可能是「天生天養」的。所謂流浪動物,根本就是社區動物,與社區共存。 於是在臉書上很多朋友都作出緊急呼籲,為附近的社區動物提供毛毯、棉被、紙皮箱。我問街市的朋友取了幾個發泡膠箱, 再在箱內圍上紙皮,然後鋪一些毛巾,放到一些有遮蓋的地方,一個箱夠幾隻貓咪逼在一起取暖了。 週末最凍的時候,一群NPV獅山行動組義工抬著大袋小袋的物資跑上獅子山,給山上狗狗建造一個避寒中心。 大家都在電視見到在高山的地方,水點都結冰了,有想過狗狗身上沾了水點也一樣會結成冰嗎?不要跟我說動物是不怕凍的,在這種日子,一隻貓一隻狗在街上被活活凍死是很平常的事。
這些既非寵物又非野生動物的三不像是我們人類造成的,我們就有責任善後!這些日子,大家不妨讓社區動物吃飽一點,睡暖一點。 另一邊廂我聽見漁護署呼籲市民切勿餵飼街上的動物,以免影響環境衛生………真係難聽過粗口。

圖片說明:獅山行動組抬禦寒物資給山上狗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