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多多

雜而多端。公義路上站立不盤旋。 網誌

生活

自修生的哀歌

自修生的哀歌
廣告

廣告

這是一篇肢離破碎,談不上文章的文章,它沒有結構,沒有段落大意,也可能沒有主旨,只記錄了這個身份下零散的思想,也盛載了他的存在感,孤獨感,無力感,自卑感和未知感。

他不斷的想要逃避混濁的城市,不斷的想要擺脱自修室的束縛,內心不斷地掙扎撕叫,自我崩潰然後死氣的自我療傷,回到印有他名字的空間。

寫作是自修生唯一的慰藉。他一直感受著被物質撐飽後的漠然,空虛的存在感,存在的陌生感。一覺睡醒,他驚覺自已原來存在著,原來城市存在著,紅綠燈依舊快速轉換,螞蟻依舊勤勞趕工,世界依舊循環流動。他不斷拷問人為什麼活著?有沒有人是為活著而活著? 有沒有人不想活著但活著? 有沒有人一輩子從不追問活著的意義但無比清晰的知道自已活著?有沒有這樣的人?

聽說陌生是回憶起長時間的遺忘,長期營役而不知其所歸向。存在對他而言,混沌,薄弱,而且一扯便會斷。

他以前一直嚮往獨處的生活,一個人,靜靜的坐落在城市的角落沉思,一個人,慢慢的步行在肅清的街道細看,一個人,彷彿是自由的代名詞。可是,他的黃金時代也是在籠子裏過的。

他身在一個以聲色犬馬來掩蓋內在空虛的城。走在空虛的城,無助的尋找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角落,可是,走在迷宫般的城市,找不到方向,聽不到呼喚,只有深刻的悲涼,嚴肅的冷清。站在街心,看著華麗孤寂的燈飾,竟讓人有一種想哭的衝動。他靜靜地凝視擦肩而過的人,他羨他們的雙雙對對,有誰羨他孤獨的徘徊?

能不能收下他長久以來的憂鬱?聽說他患上季節性抑鬱候群症。一張苦瓜臉看著一堆堆塵封的書本,徐徐地放在冰冷的手心,一絲絲灰塵繚繚浮遊在空氣中,它慢慢地飄,慢慢地飄,飄進他的鼻孔裏,觸動了他的神經,一股冷空氣游上腦門,噴嚏一聲。請問,是不是清醒了?有誰想要聽聽哀怨悽惻的聲音?有誰讀懂這個身份下的內心世界?

聽說他極力辯駁自已不需要聽眾,只因,他的聽眾只能是他自已。

有沒有一個沒有抱怨的世界,可以收留他? 有沒有一個不計代價的擁抱,可以送給他?有沒有一顆堅硬的心臟,可以剖出來,借他一個晚上?何以跌倒過的人更深刻?何以無聲逝去的人更壯麗?茫茫天地間,為什麼素顏修行的人,都在演繹寂寞的美學?

荒寒的世代,努力可能不是才華。你能想像穿越了無邊無際的時空長河後,看不見繁星處處明媚如畫的風景 ,只有立在一旁的紙皮箱嗎?是夜晚空,有一點冷地俯視他。

聽說生命總與旁人交相糾纏,卻終究剩餘自我,拷問,自我。

我無法說服自已,那一個通話是很小事,我真妄想奇蹟會出現。
我知道這樣做很幼稚同樣無補於是,不過我希望,吃人的教育制度下,不要再讓更多無辜的人受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