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政治不正確

廣告
政治不正確

廣告

我唔會講我唔認同暴力抗爭,或者與暴力抗爭者劃清界線,因為我唔需要向誰展示我道德高尚熱愛和平。

我唔會強調使用暴力既都係黑社會,以此為抗爭者洗白,因為抗爭的正當性可以但不僅僅來自和平理性非暴力。

我唔會同人睇video鬥合理鬥正義,因為個問題根源根本唔係呢度。難道論證事件在歷史以及政策、政治層面的源頭還不夠有力嗎,難道只有聖人才有資格抗爭嗎?

我唔會譴責抗爭者的做法冇用,甚至拖累民主運動,因為我冇資格咁講。

我既說不清所謂的民主運動的主力在哪裡,也冇提出過更明智可行的路線。當一些人將自己的信念付諸實踐的時候,我更只係安逸地在家過年。退一萬步講,我地自己經歷過被話「冇用」既情況仲少咩?係咪宜家我要將「冇用論」複製到自己身上?

我唔會輕輕帶過政府、警方的問題,然後加一個結結實實的「但係」俾抗爭者,更唔會將我尖酸刻薄的評論只留俾抗爭者,因為講一句「但係抗爭者都有問題」實在太輕易,也太多人講,唔缺我呢句,但講返個始作俑者既人,卻太少。

如果我對抗爭者施以一句諷刺,我必同時以十倍的力度諷刺返導致社會矛盾的源頭,因為自上而下的一個決議遠遠暴力過自下而上的一舊磚。而我也不需要通過捏碎雞蛋和軟柿子來展現我辯才無礙、機智幽默、客觀中立。

我希望新的一年,能夠繼續講多D真話,睇到多D自己既膠,介意少D人地既膠,多D提醒自己所謂既「真話」究竟有幾多係為弱者發聲,有幾多只係為咗證明自己係一個so called知識份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