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破夢

一位關心社會時事中學學生,對於社會所發生的大事小事,都有獨特的見解及分析。 網誌

社運

「中立」已經很難令人接受

「中立」已經很難令人接受
廣告

廣告

年初一發生的「魚蛋革命」,這場騷亂中示威者及警察的行動都受到爭議,社會各界對於這場騷亂雖各有所意,但都是離不開三個典型的立場,「支持」「中立」「反對」,當中「中立派」一般都認為這次騷亂「兩邊都有唔岩」,「中立」這個立場其實並沒有任何問題,畢竟凡事都有兩面,不過這次中立派的意見,卻受到了很大的反彈,「兩者都有錯」的這個理論,在網上經常受到批評。人們似乎不再接受「中立」。

大部份的中立派對於「魚蛋革命」的意見一般都是「警察有唔岩,示威者都有唔岩」,認為雙方都有錯,並沒有什麼問題,做「中立」也沒有任何錯誤,只是從香港經歷過社會運動,尤其是近年的「雨傘運動」後,不少的香港人已經很難再接受到「中立」。

年初一的騷亂,示威者的確使用木板、磚頭、玻璃瓶、等雜物去攻擊警方,他們的確是不和平;同樣地警方也有濫用權力去對待示威者,「兩者都有錯誤」這個理論似乎是對的,但當你「中立地」批評示威者時,你有沒想過,過去香港的示威遊行及社會運動中,到底是誰沒有中立在先,到底是誰使用暴力在先?

到底是誰使用暴力在先? 2013年8月,梁振英去到天水圍出席社區論壇時,一群戴口罩、穿黑衣的「梁粉」聯群圍毆反對梁振英的示威者,香港某些「親共」組織的暴力行為,也不用我多舉例了。到底是誰沒有中立在先?香港警察一直打著「中立執法」的旗號,但他們真的有做到嗎?看看近年的「雨傘運動」,當時和平的示威者除了要面對,這群「中立」的警察的催淚彈 、警棍攻擊之外,更看著這群「中立」的警察任由反佔中暴徒毆打、非禮和平的示威者。

不只是「雨傘運動」,在香港過往的各種社會運動中,香港警察的選擇性執法問題已經很嚴重,我們早就看出香港的執法者根本就不是「中立執法」,即使用「和平理性」的方式去示威、爭取公義時也只是得到「不中立」的對待,那麼你叫我們怎樣再相信「中立」?

再來看看我們的當權者,他有中立持平地看待這件事(初一的騷亂)嗎?事件過後,他就只會一面倒地批評示威者,只會譴責示威者是「暴民」,卻不譴責警察的暴力及濫用權力的行為,更沒有要求嚴正持平地去調查事件的來龍去脈,彷彿所有的錯誤都在示威者的身上。

其實,對於年初一的騷亂,已經不再是思考『誰錯、誰對』的問題,而是要思考『示威者為何要這樣做?』;示威者這次沒有和平理性地去抗爭,看似是「很錯」,但你有沒想過,曾經的示威者一直是很和平、很理性去爭取公議時,得到的就只有「警棍」「胡椒噴霧」「暴力」 …

如果連當權者、執法者都「不中立」時,你又叫大家怎樣再接受「中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