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動物

中國成為海豚鯨魚的新監獄 美專家批香港成壞榜樣

中國成為海豚鯨魚的新監獄 美專家批香港成壞榜樣
廣告

廣告

近年中國大陸海洋主題樂園和水族館的建設大幅擴張,對鯨豚表演的需求也致使中國成為野生海豚和鯨魚的最大輸入國。有美國動物專家批評,每年均有大量大陸遊客到訪香港海洋公園,而堅持活體動物表演的海洋劇場正正是一個壞榜樣,間接刺激了中國大陸對鯨豚表演的需求。她續表示,香港海洋公園的設施領先區域同儕,本應積極探索以新科技開創表演新範式之餘,在無需傷害動物的情況下做到真正的保育教育。

隨著中國社會大眾對海洋主題公園的熱情升溫,大量野生的海洋哺乳類動物,包括寬吻海豚、虎鯨及白鯨等被捕捉,然後運送往中國,被訓練作表演動物。這些海洋公園往往以「保育」和「教育」作為榥子,掩蓋背後靠著不人道的訓練和囚禁鯨豚而榨取利潤的真相。一份最近發表的調查報告大力揭露當中的殘酷和虐待,更指出當中可能涉及非法行為。關注動物權益人士及學者相信,以動物友善的方式,同樣可以達到娛樂及教育的效果。

根據這份報告,當今中國大陸已有39座海洋公園,同時有14座正在興趣中。今年初,位於廣州,由一間商場的部分樓層改建成的「正佳海洋世界」因其極度惡劣的圈養環境,引發了新一輪社會爭議。中國大陸境內的海洋公園正圈養著超過500隻、涉及11個種類鯨豚,當中有超過一半是過去5年於日本太地町及俄羅斯鄂霍次克海捕獲。不難看見,中國民眾對以動物表演作招徠的海洋公園趨之若鶩,無疑加劇了中國對區內捕捉海洋生物的血腥貿易的需求。

來自中國大陸、台灣、香港,以至國際的專家和動保人士於2014年發起成立「中國鯨類保護聯盟」,希望透過宣傳教育,提升中國民眾的保育意識。該組織去年派出調查員,以六個月的時間,走訪中國境內14間海洋公園。結合其第一手觀察以及其他公開資訊,包括《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數據庫,聯盟於去年12月,一個關注圈養海洋動物的國壇會議上,發布了《中國大陸「圈養海洋哺乳動物表演場館調查報告》。

hz

聯盟成員之一,本身是美國動物福利協會海洋哺乳動物研究員的Naomi Rose博士在會上解釋,「在自然環境裡,鯨豚每天平均可游40至150公里;游速平均每小時5至30公里;下潛深度可達10至300公尺。但中國大陸海洋公園裡圈養池的平均水深為6公尺,寬15公尺,長20公尺。這種設施完全無法滿足被圈養鯨豚的複雜行為需求,牠們的自然行為被嚴重壓抑。」她認為,總括而言,圈養環境對鯨豚來說本身就是折磨和虐待。

在最近一個訪問中,Rose指出,「毫不置疑,中國大陸和台灣的海洋公園內的鯨豚生活環境遠差於國際標準。」而調查報告也道出在中國大陸的法律中,仍缺乏對「動物福利」的定義,也從沒有一個紀錄境內鯨豚進口數字、生育和死亡的公開數據庫,諻論對其作出保護。

她進一步闡釋,人工圈養環境對鯨豚來說,往往只是過於狹小、缺乏遮陽設施和充滿尖角的氯水泳池,加上周圍過大的嘈音,以及脫離群體而致的孤獨感,對鯨豚而言與監獄無異。被困禁於氯水監獄內,困養鯨豚經常出現神失常的自殘行為,包括咬嚼鐵枝和撞向牆壁等。然而,海洋公園從不向遊客交代相關的資訊;他們甚至會刻意宣稱「海豚喜歡與人類交流」及「海豚喜歡娛樂觀眾」等的錯誤訊息。

顯然而見,教育從不是這些主題樂園營運的最終目的,牟利才是他們擴張的動機。這在中國的確是一盤日益龐大的生意。舉例說,在香港上市的海昌海洋公園控股有限公司(上市編號:2255)是目前中國業內最大的集團,在中國各地共營運六家海洋公園,每年吸引超過一千萬遊客。海昌於2014年共賺取逾一億九千萬元人民幣,較前年有達77%的升幅。

20150401-9

同時,報告的調查員發現,於廣東擁有多家主題公園的「長隆集團」過去共購入了七條被列為瀕危的虎鯨(殺人鯨),但只有兩條顯示在《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的貿易數據庫中,其餘未見紀錄,涉嫌違反公約的相關規定。中國鯨類保護聯盟呼籲中國政府介入調查當中是否涉及非法貿易。

海峽的另一端的台灣,被圈養的鯨豚的境況同樣令人擔憂。台灣現時有四所海洋公園/水族館圈養著鯨豚,且其設施亦過於老舊。Rose博士視察後特別指出,位於花蓮的遠雄海洋公園中的海豚表演幾乎是她所有看過的表演中嘈音最大的一個。自2002年起,上述海洋公園共引進了17條海豚,當中有9條因疏忽照顧而死亡。該公園連同野柳海洋公園早前被關注動保的台灣團體批評為「動物的血汗工廠」。

海豚天生、即使受到折磨也會表現出的「微笑」是這些海洋公園營運商經常利用作吸引觀眾的「賣點」。就像在2013年,香港海洋公園中一條14歲,名為Pinky的雌性寬吻海豚被拍到重複撞向泳池壁,這是一種典型的自殘行為。然而,園方發言人居然聲稱這是Pinky日常的嬉戲行為。這次風波引發了公眾不滿,促成了香港史上首次的針對反圈養鯨豚的社會運動,動保人士幾年來多次向園方抗議,要求其停中圈養鯨豚。

5-Shanghai-Zoo

事實上,自2003年中國大陸居民赴港的「自由行」政策開放以來,已有超過二千萬人次的大陸遊客到訪過香港海洋公園,多年來共佔去該園總入場人次逾半。香港海豚保育學會主席洪家耀(Samuel)曾提到,最讓他擔心的是香港海洋公園向中國大陸所起的示範作用,尤其是該園一直向遊客灌輸錯誤訊息,譬如「圈養海豚的生活環境比其野生同伴更好」之類。

與大部分中國大陸及台灣的私營海洋公園設施不同,香港海洋公園是的一所非牟利機構,而香港政府更是其最大股東。該園以「教育及自然保育」作為其核心價值,辯稱海豚表演是為了教育之用。Samuel直斥這個說法荒謬,多年來一直呼籲園方承諾停止圈養海豚。

Rose認為,儘管香港海洋公園內圈養鯨豚的環境領先於區內大部分同類設施,「但它的確在向中國大陸扮演一個很壞的榜樣。」她續呼籲,香港海洋公園應該與時俱進,運用自身優勢,積極探討以高科技技術代替動物表演,諸如立體動畫、模擬實況(Virtual Reality)及巨幕(IMAX)3D等,來達致娛樂和教育的效果。「過時落伍的馬戲表演已不能吸引年青一代的觀眾,是時候邁向廿一世紀,而非堅持二十世紀的表演方式了。」她補充說。

gzzj

縱觀來說,來自中國大陸迅速膨脹的需求,讓香港和台灣的海洋公園業者藉著過時落伍的圈養動物馬戲表演從中分一杯羮。然而,港台業者沒有充分發揮本身領先的優勢,積極探討以新科技製作更優秀的娛樂表演,其所起的錯誤示範作用反過來刺激了中國大陸圈養動物的發展規模。問題是,西方國家近年來,隨著市民對動物權益意識的提高,圈養動物的數字有下降之勢,中國作為後起者,必然要走西方走過的老路嗎?換言之,休閒產業的發展,必然要再一次讓更多的動物受苦受虐嗎?對於Rose及Samuel,以及一眾的動保人士來說,答案顯然是「不」。他們已踏出了第一步,希望喚醒中國民眾,不讓更多動物受害。

廣告